Wednesday, 21 October 2020

法国今晚在索邦大学为遭伊斯兰分子砍头的教师举行国葬

法国今晚10月21日在巴黎索邦大学为遭伊斯兰分子砍头杀害的历史教师萨缪尔-帕蒂(Samuel-Paty)举行国葬。法新社说,葬礼选在这里是因为古老的索邦大学是启蒙精神与教学精神的象征场所。

广告

葬礼定于今晚19点30分在巴黎索邦Sorbonne大学院内举行。将有400人到场参加葬礼,当中包括100多名大巴黎地区的中学生。总统马克龙将在葬礼上发表讲话。

同时,7名嫌疑人今天从临时拘押转入司法程序,由一名反恐法官负责审理。在这7人当中,有一名学生的父亲。此人在历史教师帕蒂10月5日在课堂展示伊斯兰先知漫画,讲述言论自由价值观之后,在网上发动穆斯林对他采取行动。

目前仍有16人被临时拘押,包括5名学生,他们涉嫌接受凶手的钱,协助凶手定位指认帕蒂教师。

47岁的历史教师帕蒂,10月16日在巴黎北郊他授课的学校附近,遭一名18岁车臣伊斯兰恐怖分子砍头杀害。他留下一名5岁的儿子。

那名凶手已被击毙。他来自一个车臣难民家庭。10多年前,法国接纳了他全家,为他们和上万名逃避战争的车臣穆斯林提供庇护。

这个喝法国奶长大的伊斯兰极端分子以极度凶残的方式杀害历史教师帕蒂事件,激怒了法国民众。舆论对伊斯兰极端势力在法国扎根和壮大深感不安。

有专家指出,极端伊斯兰价值观从本质上与法兰西共和国价值观水火不容,而现在极端伊斯兰已经进入法国的学校。法国也有越来越多的声音呼吁当局,政界,社会,不要再“天真”下去。

但是,法国人坚决捍卫的法治和包括言论自由在内的共和国价值观,早已被伊斯兰极端势力用来作为破坏法兰西共和原则的工具。这个悖论考验着法国人的智慧。



from  RFI https://www.rfi.fr/cn/%E6%B3%95%E5%9B%BD/20201021-%E6%B3%95%E5%9B%BD%E4%BB%8A%E6%99%9A%E5%9C%A8%E7%B4%A2%E9%82%A6%E5%A4%A7%E5%AD%A6%E4%B8%BA%E9%81%AD%E4%BC%8A%E6%96%AF%E5%85%B0%E5%88%86%E5%AD%90%E7%A0%8D%E5%A4%B4%E7%9A%84%E6%95%99%E5%B8%88%E4%B8%BE%E8%A1%8C%E5%9B%BD%E8%91%AC


美众议院共和党人推出《中国工作组法案》,为应对中国的威胁制定法律蓝图

来源:
美国之音

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首席共和党成员、中国工作组主席麦考尔(Rep. Michael McCaul, R-TX)2020年9月30日出席中国工作组报告发布记者会。(美国之音记者李逸华拍摄)

由共和党人组成的美国国会众议院中国工作组星期二(10月20日)推出了《中国工作组法案》,为如何应对中国对美国构成的威胁提出了一个全面的法律蓝图。与此同时,来自亚利桑那州的共和党众议员比格斯(Andy Biggs)同天也提出了一个决议案,称中国是美国最大的外部威胁。

众议院中国工作组的主席、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的首席共和党成员麦考尔(Michael McCaul)以及工作组其他成员与众议院少数党领袖麦卡锡(Kevin McCarthy)众议员星期二推出了《中国工作组法案》。

“中国共产党的恶意行为构成了一个代际威胁,需要采取紧急行动,”来自德克萨斯州的众议员麦考尔说。“在中共加大军事侵略、将供应链武器化、厚颜无耻地攻击支撑美国社会和全球繁荣的民主价值观的时候,我们不能再袖手旁观。”

《中国工作组法案》是一项全面的立法蓝图,包括137项法案和中国工作组建议的其他条款。这些措施中有三分之二得到了两党的支持,三分之一以上已经由众议院或参议院的通过。这些法案包括《对抗中共恶意影响法》、《推动美国在5G上的国际领导地位法》、《台湾保证法》、《联合国透明与问责法》等。

“今天是我们向中国问责的另一个里程碑——《中国工作组法案》的推出将有助于我们落实报告中的建议,这将有助于使我们的国家更安全、更自给自足,”来自加州的共和党众议员麦卡锡在一份声明中说。他认为,众议院共和党人提出的这个全面的蓝图“对遏制中国的危险行为和确保美国在世界舞台上的突出地位至关重要”。

众议院少数党领袖麦卡锡所提到的报告指的是中国工作组9月30日发布的如何应对中国威胁的报告。这个报告的目的是为华盛顿全面应对来自北京的种种挑战提出政策和立法措施建议,以逆转被认为已经“失败”的对华接触战略。

众议院的“中国工作组”在今年5月成立,由14位来自11个不同委员会的共和党成员组成,是国会共和党人在中国问题上的主要智囊。

另外也在星期二,来自亚利桑那州的共和党众议员比格斯推出了一个决议案,称中国有“将它的实力扩散到世界各地的新帝国主义野心”。决议要求国会认识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对美国的和平、安全与稳定构成的“最大外部威胁”;认识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无论今后的领导人是谁,由于其庞大的人口和累积的经济规模和军事能力,在未来几十年将可能继续是美国的主要竞争对手。

这个决议敦促国会支持特朗普行政当局对中国的总体战略方针,即有原则的现实主义以及在美国国家利益受到威胁时,以坚定但有节制的方式进行竞争性的接触。




from 博谈网 https://botanwang.com/articles/202010/%E7%BE%8E%E4%BC%97%E8%AE%AE%E9%99%A2%E5%85%B1%E5%92%8C%E5%85%9A%E4%BA%BA%E6%8E%A8%E5%87%BA%E3%80%8A%E4%B8%AD%E5%9B%BD%E5%B7%A5%E4%BD%9C%E7%BB%84%E6%B3%95%E6%A1%88%E3%80%8B%EF%BC%8C%E4%B8%BA%E5%BA%94%E5%AF%B9%E4%B8%AD%E5%9B%BD%E7%9A%84%E5%A8%81%E8%83%81%E5%88%B6%E5%AE%9A%E6%B3%95%E5%BE%8B%E8%93%9D%E5%9B%BE.html


美國大選2020:威權主義與民主制度角力之下,中國到底需要誰贏

沙磊(John Sudworth)
BBC記者 發自北京

長期以來,美國大選對於中共的領導人來說,既是一個引人入勝的話題,也是惱怒的根源。

可以說,這是全世界最重要的民主活動,北京的政府官員總會密切關注。

這也無形地提醒著這個國家的14億人,在自己的政治路線上沒有太多選擇,中國媒體對美國大選的報道因此受到嚴格控制。

不過,此次美國大選到來之際,新冠疫情仍在不斷蔓延,全球經濟遭到重創,政治兩極化加劇,中國察覺到有些事情已發生了變化。

似乎突然間面臨合法性危機的不是中國的威權主義,而是西方的民主制度。

作為這個世界上最自由和富裕的經濟體,美國曾被認為可以憑借其政府的透明度和問責制更有力地抗擊疫情,但現在已遠遠落後。

中國儘管在初期對疫情的隱瞞被認為暴露了其體制的固有弱點,後期卻通過一個嚴厲集權國家的龐大權力,有效而暢通無阻地對民眾進行核酸檢測或隔離。

這裏的工廠、商店、餐館和學校都已開門營業,公共交通上的乘客人數略低於普通水平。中國是今年唯一一個預計將保持增長的主要經濟體。

當然,這一切都是在沒有任何公共討論的情況下完成的。在嚴格的審查制度下,社會的運作過程截然相反,任何人都不被允許對任何級別的政府決策者投出一張有意義的贊成或反對票。

過去的一些基本面正在發生改變,這種感覺正達到頂峰。中國的政治體制不但沒有暴露出弱點,還顯示出優勢,這種反差讓中國長出了一口氣。

「中國抗擊新冠肺炎疫情鬥爭取得重大戰略成果,充分展現了中國共產黨領導和我國社會主義制度的顯著優勢,」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上個月舉行的一場表彰抗疫衛生工作者和英雄的活動中表示。

用來佐證這條信息的,是中國官方電視台新聞報道中充斥著的嚴峻的統計數字,講述著美國不斷惡化的衛生災難,以及抗議活動、反對者和大選活動混亂的畫面。

潛台詞似乎是,誰能贏得大選似乎並不重要,重點是美國政治體制出了毛病,它的局限性暴露了出來,它在世界舞台上的力量和威望正在下降。

在本月舉行的北京車展上,亮麗燈光映襯著炫目的消費品。再也沒有比這一幕更好的視覺隱喻能形容中國對其體制日益增長的信心了。

這也是思考這個時代的一個很好角度:在中美關係中,經濟合作應該取代意識形態對抗。

在大型展覽中心舉辦的這個展會,是新冠全球大流行以來全球舉辦的首個主要車展,證明了中國抗擊疫情的勝利。

除了人們仍佩戴的口罩,現場和新冠疫情爆發之前並無兩樣。

手上拿著各式各樣宣傳冊的人潮簇擁在展台周圍,肆意與站在車旁身著緊身裙的模特擺姿勢拍照,就像是很古老時代的回憶。

如果說這場車展是中國遏制疫情能力的體現,那麼它也證明了一些更深層次和更長期的問題——它有能力將全球貿易的大潮引向自己的方向。

車展中最貴的汽車之一是一款淺綠色的全電動SUV,價格為人民幣55萬元(8萬美元)。「紅旗」轎車,這是一個以穩重和蘇聯風格著稱的豪車品牌。

「我們應該支持我們自己國家製造的品牌,」一名男子一邊檢查前排乘客座位上的皮飾,一邊對我說。

這源於美國前總統理查德·尼克松(Richard Nixon)所帶來的象徵意義,當年正是他開啟了美國與中國的友好關係。

1972年,在尼克松對北京展開歷史性訪問時,他乘坐傳統的紅旗車沿著車輛寥寥的道路行駛。這是兩國交往的開始,這種互動後來持續了40多年。

自那以後,幾乎每一位美國總統都相信,中美交往不僅有利於中國和在中國獲利的跨國公司,也有利於美國和整個世界。

有人認為,這不僅會促進全球繁榮,還將使中國融入自由的全球秩序,甚至促進中國接受國內政治改革的可能性。

但實際上,中國有著截然不同的看法。它唯一的目標是通過自己的方式,在全球舞台上奪回自己應有的地位。

到2016年美國大選時,中國已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和最大出口國。

然而,它也被指從事了人類歷史上最大的工業機密盜竊,並打算實施一場可能是二戰以來最大規模的對單個種族的監禁。

在2016年那場競選中,對於跟中國進行日益增長的貿易和接觸是否明智這一問題,日漸式微的共識出現破裂。

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在競選第一任期時,向他的藍領階層選民表示,奉行極度貿易保護主義的中國長期以來一直背棄其對自由貿易的承諾,讓自己得以成為一個超級經濟大國。

他認為,在失業問題上,中國讓美國工人處境更糟,而非更好。

他帶著這個論調一路入主白宮,從此天翻地覆。

在特朗普與中國展開以牙還牙式的貿易戰的巔峰期,共有3620億美元的商品遭受懲罰性關稅。

今年,特朗普政府針對中國侵犯人權的行為實施一連串政治壓力,同時加大經濟制裁。

紅旗展台前那輛閃閃發光的中國產綠色SUV吸引了不少這個一黨制國家受益者的目光時,我問其中一位,他希望誰能贏得美國大選?

「可能是拜登吧,」他說,「我討厭特朗普。」

「因為他對中國太苛責了?」我問道。

「有點,」他回答,「我覺得他是個瘋子。」

中國領導人可能越來越覺得,美國民主已經過了保質期,但如果他們必須做出選擇,他們是否也會高興地看到特朗普敗北?

這當然是美國情報界的評估,他們得出的結論是,特朗普的不可預測性,以及他對中國政府的嚴厲批評,意味著共產黨領導層寧願他敗選。

但清華大學國際關係研究院院長閻學通教授不同意這種看法。

「如果你問我中國的利益所在,」他說,「我會傾向於選特朗普,而不是拜登。」

「不是因為特朗普對中國利益的損害會比拜登小,而是因為他對美國的損害肯定會比拜登大。」

這是一個跡象,體現了為互利而建立更緊密經濟聯繫的想法已經惡化到何種程度。

著名的中國觀察人士現在凖備開誠佈公地表示,美國在經濟和政治上的衰落符合中國作為一個崛起中大國的利益。

雖然一些觀察人士認為,早在疫情爆發和特朗普上台之前,中國就相信美國的全球主導地位將會終結,但變化是,中國已凖備好將它拿到台面上。

從這個角度來看,特朗普成為更好選擇的原因,絶不是因為他支持民主理念,而是因為他常被視為這些理念的拒絶者和破壞者。

例如,他對新聞自由的指責之聲,對於敵視獨立監督,並有意使互聯網進一步屈從於其意願的中國政府來說,就像音樂一樣悅耳。

雖然特朗普政府在人權問題上對中國的批評愈發強烈,但其動機似乎是出於對貿易和經濟利益的狹隘考慮。

特朗普的前國家安全顧問約翰·博爾頓(John Bolton)稱,特朗普曾對習近平表示,他支持習近平對維吾爾人的嚴厲鎮壓。但特朗普本人否認這一說法。

儘管他嘲笑喬·拜登(Joe Biden)此前支持加強與中國的經濟聯繫,但相比之下,北京方面擔心的可能是拜登,後者可能為維護民主價值做出更多努力。

與奉行孤立主義的特朗普相比,拜登在修復與民主盟友的關係、通過建立聯盟向中國施壓方面也更佔優勢。

在一些美國學者眼中,克里斯蒂安·紀(Christian Ji)是華盛頓以中國學生為目標的排外政策的犧牲品之一。

作為一名在亞利桑那州學習計算機科學的交換生,由於美國政府對數百名與中國軍方有聯繫的大學的中國研究人員實施入境禁令,他在上月被吊銷了簽證。

因為這項法令本身旨在將本科生拒之門外,而不適用於紀先生,他的簽證後來獲得恢復。

儘管這段經歷讓他對特朗普總統感到憤怒,但並沒有改變他對美國的看法。

「我真的很喜歡美國的環境,」當我們在北京的一家茶館見面時,他告訴我。

「這裏的污染比中國少,教學更多地基於想法。在中國,人們更關注對或錯。」

這提醒我們,儘管中國越來越相信西方民主正處於危機之中,但美國的價值觀仍受到許多中國人的尊重。

如果民主燈塔真的已黯然失色,那麼你可能會疑惑,2018年美國有36萬中國學生,是美國在華學生人數的30倍多,這是為何?

中國的宣傳攻勢將戰勝疫情標榜為體制優勢的證據,但這只是表象。

中國領導人也清楚,一些民主國家也成功地控制了疫情,比如日本、新西蘭和韓國。

一些觀察人士認為,即便一些國家為疫情依然焦頭爛額,但人們仍有理由對開放社會最終學習、適應和糾錯的能力持樂觀態度。

雖然對個人權利的保護可能會使控制流行病變得更加困難,但一個可以將人們「銬在家裏」的制度不太可能是公共衛生領域的烏托邦。

因此,中國認為疫情加速了一個「多極」世界的到來,在這個世界中,中國的威權凖則與民主凖則同等重要,這可能更像是一廂情願,而非歷史預測。

具有諷刺意味的是,如果美國總統重申自由世界秩序的信念,並重返世界舞台,這在短期內對中國可能會好得多。

拜登很可能承諾在人權問題上向中國施壓。他已稱習近平為「惡棍」,這表明華盛頓的共識已發生相當大的轉變。

但他可能會在關稅問題上採取更為溫和的立場,他將更願意在氣候變化等問題上尋求合作,中國可能會利用這些合作來發揮優勢。

中國的統治者並不必從任期的角度來考慮問題,他們正在考慮的是一個時代的終結。

美國重樹普世價值引領者地位,並重現山巔之城的輝煌,才是他們最擔憂的。




from BBC中文 http://www.bbc.com/zhongwen/trad/world-54625957


斯里兰卡寻求再向中国借巨债

已向中国举债超50亿美元的斯里兰卡,打算再向中国借巨债。在Covid-19病毒疫情打击下该国今年经济预计萎缩7%,国际信誉评级被降两级。斯里兰卡在印度洋处于重要战略位置。该国将南部深港抵押给中国99年。

中央社消息,已积欠中国巨额债务的斯里兰卡,正寻求再向中国贷款7亿美元,引起反对党批评和外界的关注,但斯里兰卡一名国务部长对此辩护说,再向中国贷款,是因中国现在有最多钱。

印度人报(The Hindu)今天刊登斯里兰卡政府的货币金融市场与国企改革部国务部长卡布拉尔(AjithNivard Cabraal)的访谈。卡布拉尔曾在总理马辛达-拉贾帕克萨(Mahinda Rajapaksa)主政期间任斯里兰卡央行总裁。

他指出,在世界过往的历史中,不同的时期有不同的国家拥有最多的现金,而现在正好转向中国,中国有最多钱,所以中国自然而然向全世界进行投资。他还称,大家都该尊重这一点。

据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IMF)预测,在冠状病毒武汉肺炎打击下,斯里兰卡今年的GDP将委缩7%,国际信用评级机构穆迪(Moody's)更因斯里兰卡巨额外债及收入下降和生活成本上涨,把斯里兰卡的评级下调两个等级。

对斯里兰卡的财政窘境,卡布拉尔相当乐观,并说斯里兰卡正探索偿还债务的不同选择,包括从中国获得更多贷款,与印度和中国建立货币兑换机制(currencyexchange facilities)及发行武士债(Samurai bond)和熊猫债券(Panda bond)。

中国国务委员杨洁篪上周率领访问团访问斯里兰卡,并与斯里兰卡总统戈塔巴耶-拉贾帕克萨(Gotabaya Rajapaksa)和身兼财政部长的总理马辛达-拉贾帕克萨(Mahinda Rajapaksa)会面,斯里兰卡与中国访问团正讨论再向中国贷款7亿美元。

中国在3月才批准5亿美元的贷款,给斯里兰卡作为对抗武汉肺炎冲击的资金。

此外,斯里兰卡还和上述中国访团就一项价值近15亿美元的货币互换协定进行谈判。

迄今为止,斯里兰卡已向中国借款超过50亿美元。

鉴于中国继续透过大举贷款试图控制斯里兰卡,印度央行7月也与斯里兰卡签署4亿美元货币兑换协定,协助增加斯里兰卡的外汇存底,且正考虑给予斯里兰卡10亿美元的贷款。

斯里兰卡的经济规模只有880亿美元,但外债已高达550亿美元,其中10%是向中国借贷。

但对斯里兰卡在马辛达-拉贾帕克萨担任总统期间已因为掉入中国「债务陷阱」,积欠大笔债务而被迫把赫班托达(Hambantota)深水港租给中国99年,现在却再度借款扩大积欠中国的债务,卡布拉尔辩称,每个国家都会根据所认定最适合自己的方式,制定自己的融资办法。




from RFI https://www.rfi.fr/cn/%E4%B8%AD%E5%9B%BD/20201020-%E6%96%AF%E9%87%8C%E5%85%B0%E5%8D%A1%E5%AF%BB%E6%B1%82%E5%86%8D%E5%90%91%E4%B8%AD%E5%9B%BD%E5%80%9F%E5%B7%A8%E5%80%BA 


脸书推特等被指传播伊斯兰仇恨 20多万举报视而不见

来源:
法广

脸书推特等社交平台成为伊斯兰运动散播仇恨的乐园与青少年转向激进的课堂。伊斯兰极端势力针对法国教师帕蒂的视频在脸书流传。有些视频被举报20多万次,后台也不管。法国公民事物次长今天会见多家社交平台驻法代表,共商如何应对网络伊斯兰主义的扩散。

法国历史地理教师萨缪尔-帕蒂(Samuel Paty)因授课展示伊斯兰先知漫画,讲述言论自由价值观,而被一名车臣伊斯兰恐怖分子砍头杀害。随后,社交平台因放纵激进伊斯兰势力散布仇恨,而成为众矢之的。

据法国媒体BFMTV报道,在脸书和推特等社交平台,有些伊斯兰激进分子传播仇恨的视频,遭20多万次举报,后台都视而不见。

伊斯兰极端分子充分利用法国的法治与言论自由传播伊斯兰极端主义和仇恨。这股势力试图利用法国不肯违背自己的价值观,而逐步扩大伊斯兰的影响力,逐步蚕食法兰西价值观和共和国原则,让人们在恐惧中,向伊斯兰的“规矩”屈服,最终完全毁掉法国世俗社会的民主和自由。

法国政府负责公民事物的次长齐亚帕Marlène Schiappa 今天10月20日在巴黎会见脸书,推特,Tiktok和Snapchat等社交平台驻法代表,与他们磋商共同应对网络伊斯兰主义的扩散。

法国公民次长齐亚帕今早在法国卢森堡电台说,我想让这些社交平台负起他们应负的责任,(在他们的平台)清除仇恨内容。她说,帕蒂教师的凶手就是受伊斯兰主义意识形态的影响。而这个意识形态很多时候是通过社交网络传播的。她表示,一大票年轻人并非在清真寺或遇到什么人或在监狱里变成激进(伊斯兰分子)的,而是独自一人,在他们的房间里,在手机屏幕前转变的。

法国历史教师塞缪尔-帕蒂10月16日在巴黎北郊他教书的城市Conflans-Sait-Honorine遭一名18岁车臣伊斯兰恐怖分子残忍砍头杀害。伊斯兰极端势力仇恨这名教师的视频被放到社交网站流传,包括巴黎东郊Pantin市清真寺的伊玛目在他的脸书上向他的1500名追随者转了这段视频。

今天,一些正常伊斯兰宗教领导人在遇害的法国历史教师帕蒂的学校前为他祷告。明天周三法国将在巴黎索邦大学为遇害教师萨缪尔-帕蒂举行国葬。马克龙总统将主持葬礼。




from 博谈网 https://botanwang.com/articles/202010/%E8%84%B8%E4%B9%A6%E6%8E%A8%E7%89%B9%E7%AD%89%E8%A2%AB%E6%8C%87%E4%BC%A0%E6%92%AD%E4%BC%8A%E6%96%AF%E5%85%B0%E4%BB%87%E6%81%A8%7C20%E5%A4%9A%E4%B8%87%E4%B8%BE%E6%8A%A5%E8%A7%86%E8%80%8C%E4%B8%8D%E8%A7%81.html


中国芯片产业烂尾丛生,发改委称三无企业风险太高

来源: 
美国之音

面对芯片断供的恐慌而引起的芯片产业乱象,中国当局表示,要对目前全国各地大上快干搞芯片的无序状况进行整顿,清除大量的庞大的烂尾项目。

中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发言人人孟玮在星期二(10月20日)的例行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一些没经验、没技术、没人才的“三无”企业投身芯片行业,盲目上项目,低水平重复建设的风险日益显现出来。

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报道,今年前9个月已有1.3万多家中国企业注册为半导体公司,为去年月均的2倍。而许多新晶片商在半导体方面毫无经验,有的是海鲜业者(比如大连晨鑫网络科技)、有的是汽车零件商(比如上海新朋汽车零部件有限公司)。

中国国务院2014年出台《国家集成电路产业发展推进纲要》以来,包括上海、深圳、南京、武汉、合肥、成都、贵阳在内的多个城市都在重金布局芯片产业,以争取国家资源。

中国是世界最大的芯片进口国。美中关系恶化导致中国市场对芯片供应中断的担忧,特别是美国对中国实施新制裁措施之后。

中国半导体行业协会副理事长魏少军8月26日在世界半导体大会上说,中国是芯片进口大国。他说,中国在2013年以后其芯片进口额超过了2000亿美元。2018年,这一数字超过了3000亿美元,到2019年依然保持在这一水平。他认为,如果2020年没有任何异常情况发生,中国的芯片进口额可能不会低于3000亿美元。

美国是全球芯片供应大国,其芯片出口份额占全球市场份额的大约52%。中国进口的大部分芯片都来自于美国。

根据总部位于上海的私募股权公司云岫资本 (WinSoul Capital)的估计,今年前七个月,中国半导体行业的总投资额为600亿元人民币(约合90亿美元),是去年同期投资额的两倍多。

投资的大量增加并没有带来产生相应的回报,而其中带来的投资泡沫风险日益加大,引起人们广泛的关注。

武汉宏芯半导体制造公司在武汉建立的新工厂今年因投资中断而陷入停顿,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烂尾项目。它本应是200亿美元投资计划的关键部分,希望有助于将武汉转变为半导体制造中心。

今年早些时候,美国芯片大厂格芯 (GlobalFoundries)和成都市政府投资1亿美元建立的制造厂在闲置近两年后停止运营。

德科码(南京)半导体科技有限公司位于南京约30亿美元的半导体项目在停滞约两年后,于今年7月宣布破产。

香港南华早报引用上海半导体研究公司芯谋研究(ICWISE)的首席分析师顾文军的观点。他认为,政府需要鼓励更多的私人投资,而不是仅仅依赖国家。
中国国家发改委新闻发言人孟玮说,针对当前行业出现的乱象, 要加强规划布局,引导行业加强自律,避免恶性竞争。

分析人士指出,中国一向把集中力量办大事作为它引以为傲的一项制度优势。但这种举国体制像任何事物一样都有利有弊。它可以被动员起来做好事,也往往成为巨大灾难的温床。上个世纪60年代初,中共发动了全国性的“三面红旗”运动,结果就造成了一场全国性的大饥荒,导致4000多万人饿死。

许多专业人士表示,芯片制造是一个极为复杂和要求极高的工艺,砸钱是砸不出来的。目前中国芯片业的乱像不过是全国各地政府都想通过设立项目而捞取国家投资的一种正常现象。出现巨大的浪费也是这个举国制度的内在特征之一。






from 博谈网 https://botanwang.com/articles/202010/%E4%B8%AD%E5%9B%BD%E8%8A%AF%E7%89%87%E4%BA%A7%E4%B8%9A%E7%83%82%E5%B0%BE%E4%B8%9B%E7%94%9F%EF%BC%8C%E5%8F%91%E6%94%B9%E5%A7%94%E7%A7%B0%E4%B8%89%E6%97%A0%E4%BC%81%E4%B8%9A%E9%A3%8E%E9%99%A9%E5%A4%AA%E9%AB%98.html


批评中国的汉学家遭举报、骚扰 百多名学者声援

来源: 
自由亚洲

一位在英国的德藉学者因为批评中国遭到骚扰、网络攻击;另一位研究中国统战工作的新西兰学者则遭到投诉、面临停职风险。在中共利用西方学术自由环境进行渗透、偷窃及统战工作时,这些西方的中国研究学者正面临什么样的困境?

在英国诺丁汉大学(Nottingham University)任教的德籍教授傅洛达(Andreas Fulda)日前接受英国《泰晤士报》(The Times)记者的采访,谈论自己因为批评中国的立场而遭遇骚扰的案例。

这篇名为《我们的大学牺牲学术自由,换取中国钞票》的深度报道刊出后没几天,傅洛达又面临另一波网络攻击。

批评中共渗透英大学教授遭恶意网络攻击

“突然,我收到同事的电子邮件,告诉我说,你大概不会想阅读我转发给你的邮件内容,但我想你需要知道有这封电子邮件,接著……一个又一个(转邮件给我),到了星期一(19日),已经六位同事分别告诉我,他们收到这类(抹黑我)的邮件。”

傅洛达告诉本台,这些邮件假冒为一些中国或人权研究领域学者的名字,内容以抹黑或造谣为主。傅洛达对这种情况并不陌生。

从2019年出版《中国本土、台湾和香港的民主斗争》一书,且多次在媒体上对香港国安法、新疆人权情况作评论后,傅洛达就开始收到威胁信息,或是伪造他的名义寄出的电子邮件,谎称他要离开学术工作等。

“这可能比威胁还要令人讨厌,因为你必须花力气向人们解释。……(幸运的是)我在我的研究部门得到尊敬与支持,但是这种恶意攻击却可能让一些学者陷入困境。这也可能对个人或团体造成巨大的破坏。”傅洛达说。

揭露新西兰大学与中共关系学者或遭校方解雇

新西兰坎特伯雷大学的中国问题专家安琳(Anne-Marie Brady)就正在遭遇学术生涯可能被迫中断的麻烦。

安琳在今年七月发表了两篇研究论文,一篇刊载在学术期刊《澳洲外交事务》(Australian Foreign Affairs),题为《党的信仰—中国间谍的手法,以及抵抗的方式》;另一篇论文发表在华盛顿智库威尔逊中心的网站上,标题为《一手执笔,一手举枪:中国在新西兰利用民间管道达成军事目的》。

两篇文章都着重在探讨中国共产党如何利用与企业、大学、学术机构建立关系,取得敏感技术,再进而把技术转换成为军事科技使用。

白宫在本月15日公布的《关键和新兴技术国家战略》中,也特别点名中国政府“正在实施一项战略,将新兴技术转移到军事计划中,称为军民融合(MCF)。”

安琳教授长期研究中共的统战工作,她的研究也被提交至新西兰国会。不过,多位学者对她的报告不满,包含安琳所任职的坎特伯雷大学副校长莱特(Ian Wright),他认为安琳的论文“事实资料有误,推论有误导性”。

“我们担心,安琳可能会失去教职。”安琳的委托律师法兰克斯(Stephen Franks)告诉《澳大利亚金融评论》,安琳正面临大学内部的纪律调查。法兰克斯还对新西兰新闻网站Stuff.co.nz表示,“(安琳教授)一直是(中共)骚扰和威胁的目标,因为她的重要研究可以产生深远影响。”

超过一百五十位全球中国研究学者联署声援安琳

短时间内,超过一百五十位国际中国问题专家联名致信给坎特伯雷大学。信中写道,安琳教授在对中共在海外的“统一战线影响计划”进行了开创性的研究。“(她的工作)在国际上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因为它基于细致的研究和她在这一领域20多年来的分析见解。……我们了解这个领域,且没有发现明显的错误或误导性的推断。”

联署学者来自美国、欧洲、澳洲、亚洲各地,他们要求校方应公开向安琳教授致歉。签名联署信的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外交政策研究所主任、中国问题研究学者傅瑞珍(Carla Freeman)以书面方式告诉自由亚洲电台:

“我之所以支持安琳,是因为我尊重她作为一名学者,也对她个人面临的情况感到担忧。在民主社会中,大学应该是自由思想及客观研究的重要堡垒。”

同样签名联署的傅洛达说,“我认为背后的关键问题之一,是西方大学把自己当成'企业'(businesses)在运营。西方大学选择避谈(中国对学术机构渗透的问题),在我看来,这似乎是个幻想,不管是安琳教授还是记者,我们身处在一个法治开放社会的本质,就是有权力提出问题、揭露各种存在严重问题的交易和协议。”

杜绝中国渗透美国要求智库、高校揭露资金来源

中国影响力渗透西方学术机构的议题,在美国也引起热议。

10月13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书命声明中,要求美国智库、高校公开披露外国资金。虽然非强制命令,但蓬佩奥强调,未来国务院官员在决定是否与这些智库、高校往来之前,会先注意相关资金来源是否透明。

“追踪中国和俄罗斯在美国的影响力,仍然非常具有挑战性,因为其中很多都是秘密的而不是公开的。国务院的这一宣布将有助于揭露其中的部分资金,但仍有更多工作要做。”美国智库国际政策中心(Center for International Policy)主任本•弗里曼(Ben Freeman)对本台表示。

本•弗里曼(Ben Freeman)曾在今年一月发表一份报告发现,从2014年到2018年,共有1.74亿美元的外国资金投入美国前50大智库。

当时,令本•弗里曼及他的研究团队感到意外的是,中国及俄罗斯不在前20名的名单中。他分析,智库对于资金披露的程序相对严谨;相反,追查美国高校的捐助相对困难,可能成为中国资金渗透的目标。

根据美国教育部日前调查,包含麻省理工学院、康乃尔大学、乔治城大学、马里兰大学在内的六所指标性大学,至少就漏报了十三亿美元的外国资金捐助。报告指出,外国资金主要来自中国、卡塔尔及俄罗斯。美国教育部报告还指出,美国公众对中国在美国高校的影响力“缺少准确且完整”的认识。目前,至少有七成以上的美国高校机构未如实申报中国资金。

傅洛达则说,提高资金透明度和问责制是确保学术自由环境的先决条件,他也希望各国政府及立法单位能对这些骚扰学者的情况有所作为。

他说,作为一位中国研究学者,他不会停止发声。“当中国在新疆的种族灭绝行动、在香港镇压民主运动、对台湾发动军事攻击时,(这些西方大学)不应该假装自己跟中国的往来还能继续一切照旧。”


from  博谈网 https://botanwang.com/articles/202010/%E6%89%B9%E8%AF%84%E4%B8%AD%E5%9B%BD%E7%9A%84%E6%B1%89%E5%AD%A6%E5%AE%B6%E9%81%AD%E4%B8%BE%E6%8A%A5%E3%80%81%E9%AA%9A%E6%89%B0%7C%E7%99%BE%E5%A4%9A%E5%90%8D%E5%AD%A6%E8%80%85%E5%A3%B0%E6%8F%B4.html


Tuesday, 20 October 2020

台湾研究报告:中国蓄意散布虚假信息 对台进行操弄和渗透

来源: 
美国之音

台湾一研究机构最新发布的一份报告说,中国官方参与并主导了针对台湾的资讯操弄和人际渗透,试图通过散布虚假信息改变台湾公众对中国、台湾政府、民主体制、甚至是国际关系的认知。

台湾研究机构IORG(Information Operations Research Group)周二(10月20日)发布了《中国对台资讯操弄及人际渗透研析》的研究报告。报告指出北京在“武汉肺炎”的一系列议题上散布虚假信息,扰乱公众视听,操弄对台资讯,其中包括“美国流感比武汉肺炎更严重”、“美国利用武汉军运会散播新型冠状病毒”、“美国流感就是武汉肺炎”等。

IORG共同主持人王希告诉美国之音,中国资讯操弄已经升高到国家与国家的对话层级,“这是中国对整个国际的喊话,甚至也可能因此来帮助他们内部维稳。”

IORG也在报告中发布中国对台认知战的视觉化网路图,纪录不实讯息从个人、民间、政府组织与媒体进入台湾舆论圈的路径。报告以“武汉肺炎资讯操弄事件”为例指出,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3月12日于推特发文后,原先关于 “武汉肺炎”的前述三点不实论调逐步形成一完整资讯操弄论述,并在此基础上指称美国应为武汉肺炎负责。赵立坚的这条推文仍能在推特上找到。

“我认为(以假讯息为主的资讯操作)它在本质上应该定位成,中国在地缘政治的架构中,对外政治宣传的一环,”台湾的政治大学国家发展研究所助理教授黄兆年在星期二记者会上说,资讯操作常常是利用假讯息制造民众的认同,让人觉得威权比民主更好。

IORG共同主持人游知澔在星期二的记者会上表示:“我们认为中国对台操弄的成功关键,在于台湾的在地协力者。”根据IORG的定义,此处的“在地协力者”指台湾本地积极转发中共散布的虚假信息的人,他们客观上帮助了中共对台进行的资讯操弄,与其主观意识无关,包括:政论节目名嘴、主流媒体、社交媒体、即时通讯平台(如Facebook和Line)等。

游知澔强调,在地协力者当中,台湾的政论节目名嘴就是中国对台资讯操弄成功且有效的关键。IORG于报告中举例,台湾电视名嘴赵少康就在 TVBS节目中提到“美国流感比武汉肺炎更严重”、名嘴潘怀宗也在东森电视节目中错误引用中国论文指“美国是病毒源头”。

美国在台协会发言人孟雨荷(Amanda Mansour)出席IORG记者会时说,许多国家都面临不实讯息的难题,希望其他国家能借鉴台湾的经验与研究。“不实讯息对民主制度构成很大的威胁,不实讯息败坏媒体环境,不实讯息制造分歧在我们的社会,不实讯息也降低民众对政府的信心。为了面对这个挑战,第一步是更了解挑战,我希望IORG的报告会进一步协助民主国家认识他们的对手。

台湾立法院外交及国防委员会基进党立法委员陈柏惟告诉美国之音,假讯息不应该成为常态,因此得加强民众对假讯息的辨识能力。他强调:“言论自由不是讲完就没事,言论自由是讲完之后,你告诉我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

IORG研究团队自2020年1月开始进行中国对台资讯操弄的研究,并预计在2021年3月发布最终报告。



from 博谈网 https://botanwang.com/articles/202010/%E5%8F%B0%E6%B9%BE%E7%A0%94%E7%A9%B6%E6%8A%A5%E5%91%8A%EF%BC%9A%E4%B8%AD%E5%9B%BD%E8%93%84%E6%84%8F%E6%95%A3%E5%B8%83%E8%99%9A%E5%81%87%E4%BF%A1%E6%81%AF%7C%E5%AF%B9%E5%8F%B0%E8%BF%9B%E8%A1%8C%E6%93%8D%E5%BC%84%E5%92%8C%E6%B8%97%E9%80%8F.html


白手套失效?美制裁4香港公司 幕后涉同一上海人

来源:
自由亚洲

美国周一(19日)宣布制裁5间香港公司,调查发现4间公司的单一董事均为中国上海居民“沈勇”。(粤语组制图)

美国周一(19日)宣布,将5间香港公司列入制裁名单,指协助伊朗船务公司“伊朗航运”(IRISL)逃避美国制裁。本台记者调查发现,5间香港公司中有4间公司的董事,均为同一上海人“沈勇”。而翻查“沈勇”在香港开设多达37间公司,曾涉及19艘于10年前被制裁的香港货船,当年海事处曾中止涉事船只的注册,换言之,相关集团已利用香港作白手套多年。

美国周一(19日)宣布,将2名中国男子和6间中国实体列入制裁名单,当中就包括5间香港公司。本台记者查册发现,4间公司的单一董事均为中国上海居民“沈勇”,而股东则同为一间于注册地址位于地中海国家塞浦路斯公司“Santatos Shipping Company Limited”。

4间涉事公司分别为“Delight Shipping Company Limited”、“Gracious Shipping Company Limited”、“Noble Shipping Company Limited”、“Supreme Shipping company Limited”。虽然美国官方网站标示,4间公司地址均为上环一商厦,但在香港公司纪录地址却为观塘一工业大厂。

本台记者亲身上门了解,上环商厦登记的办公室,仅属共享办公室的单位,不到一百呎的空间空空如也。记者亦赴观塘工业大厂地址,同样属共享办公室的单位,记者透过门上的联络电话致电负责人,惟接听的负责人称,该单位的公司只属秘书公司,承认涉事该4间公司属于其公司客户,但对其客户公司被美国制裁的事宜不知情,又称沈勇现时身在中国大陆。

负责人称:因为我们这里是秘书公司来的,我们只能代客户通知其本人(沈勇)。

记者问:我们收到消息,他用这地址登记,你们是否知道这间公司已被美国制裁了?

负责人称:不清楚。

记者问:你知道他(沈勇)现在哪里?

负责人称:他现在国内。

记者问:你们怎么知道?

负责人称:他是在国内那边,因为我们是秘书公司,他是委托我们注册的。

翻查商业纪录,记者发现“沈勇”于香港37间公司担任董事。抽查当中部份公司,发现早被指暗通伊朗。“沈勇”担任董事的“King Power Holdings Limited”,曾被《华尔街日报》(WSJ)调查指,于2011年间曾持有19艘被美国制裁的香港货船。《路透社》2012年曾报道,香港海事处因制裁事宜,曾去信通知涉事19艘船只的船主暂停香港注册。

“King Power Holdings Limited”在2011年的原有股东为英属处女岛公司“Nominee Director &Shareholder Limited”,同年股份转到伊朗公司“Kish Roaring Ocean Shipping Company”,上述公司亦同时担任董事。

至2019年8月,“King Power Holdings Limited”的董事为“沈勇”,公司股东亦转为塞浦路斯公司“Montenavo Shipping Company Limited”。

对于今次制裁,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声明指,被制裁的人及公司,提供伊朗航运业的重要货物或服务。蓬佩奥又再次警告全球的持份者,与IRISL做生意,同样有机会被美国制裁。

在声明中所提及的伊朗伊斯兰共和国航运公司(IRISL)及其中国分公司E-SAIL SHIPPING COMPANY LTD早于在今年6月已被美方列入制裁黑名单中,称他们从事有关与核扩散有关的行为。记者翻查资料,发现这间E-SAIL SHIPPING COMPANY LTD为香港注册公司,现时已更名为ESAIL SHIPPING LIMITED,同时亦有4艘挂有香港区旗的船只被制裁。换言之,香港航运公司并非首次因与伊朗交易遭美方制裁,更加能印证香港实为外界与伊朗之间白手套。

美国政治风险管理顾问方恩格(Ross Feingold)向本台称,美国长期以来都针对全球与伊朗有生意来往的企业做惩处,而企业通过香港作为白手套和伊朗或北韩进行交易是常做的手法。

被问到香港是否已沦为与伊朗交易的白手套,香港注册公司日后会否持续被美方针对。他这样回答。

方恩格说:(香港)要和美国做正常的交易,这个方式现在也没有用,因为美国已经取消对香港的特别待遇。虽然要看是怎样的情况、怎样的理由,但我觉得之后所谓的白手套没什么意义。美国现在对待香港公司也是和中国大陆一样的。

方恩格对于这次美国制裁并不感意外,也不是单一事件,如华为孟晚舟事件也是通过香港注册公司和伊朗做生意。



from  博谈网 https://botanwang.com/articles/202010/%E7%99%BD%E6%89%8B%E5%A5%97%E5%A4%B1%E6%95%88%EF%BC%9F%E7%BE%8E%E5%88%B6%E8%A3%81%EF%BC%94%E9%A6%99%E6%B8%AF%E5%85%AC%E5%8F%B8%E3%80%80%E5%B9%95%E5%90%8E%E6%B6%89%E5%90%8C%E4%B8%80%E4%B8%8A%E6%B5%B7%E4%BA%BA.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