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9 April 2020

顏純鈎:戰略進攻被迫轉入戰略防守--中共面臨的困境不可逆轉

中國駐美大使崔天凱轉口風譴責甩鍋,強調美中的合作關係,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乾脆承認甩鍋美國是自己的一時衝動,看起來,外交的戰狼戰略開始調整了。

一隻踢出去的腳,很難再收回來。中共早幾年全面的戰略攻勢,在遭遇重重反擊之後,正被迫轉入戰略守勢,事到如今,有幾種趨勢已經不可逆轉。


首先是中美關係,脫鈎事在必行。自特朗普上台後,重用右翼政客,初時還受到左派的質疑和圍攻,但香港反送中運動一起,美國朝野已基本有共識,因此關於香港和台灣,相繼以壓倒性票數通過保護港台的新法案。疫症至今美國大創,又被無端栽贓甩鍋,滿肚子怨憤,政府與民間同仇敵愾。這種對中共一面倒的敵意,是半個多世紀來沒有發生過的事,看不出來中共有什麼本事,可以扭轉這個不利局面。

第二是中共與世界各國的關係,都在走下坡路。先前美國陳以利害,歐盟各國還各懷鬼胎,捨不得與中共分手,但疫症流行後,中共的假仁義真小人面目暴露無遺。英國已聲言將重新檢討採納華為5G,法國意大利吃了悶虧都心生怨憤,日本副首相口出惡言,最近連巴西﹑捷克﹑伊朗等中小國家,都不惜口炮大開。中共在外交上將面臨前所未有的困局,大外宣大撒幣功虧一簣,前景堪虞。

第三是「一國兩制」破產。香港反送中運動中,中共指使黑警大開殺戒,這份仇恨完全摧毀了香港人對「一國兩制」僅存的幻想,疫症流行以來,林鄭只顧討好中共而不顧港人死活,香港人尤其是年輕人,都不可能再上「一國兩制」的圈套,攬炒之局已是必然結果。

在台灣,美國的全球戰略大調整,美台關係突飛猛進。台灣在抗疫鬥爭中發揮官民團結的優勢,令國際社會刮目相看。如此一來,為台灣仗義執言的國家越來越多,與台灣發展雙邊關係也越來越不看中共臉色,「一國兩制」壽終正寢已是鐵定的事實。

第四﹑全球供應鏈加快從中國撤出。在疫症之前,已經有全球供應鏈重組的趨勢,疫症大流行更暴露中共控制全球物資供應對西方國家的威脅。全球大量醫藥用品是中國生產,大量高科技零部件也控制在中國手上。西方國家不得不考慮與中共交惡後,自己脖子被對方勒住的那種可怕後果,因此,企業外移一定是疫症後第一件要做的事。


最後﹑中國經濟下行陷入困境。當歐美疫症大流行時,中國五毛們大喜過望,殊不知西方世界的經濟民生遭受打擊,最先表現在訂單上,訂單不來,中國復產成了空話。復產無望,工廠倒閉,失業大軍壓境,那時直接受害者,便是這些靠寫一則短訊賺五毛錢的愛國憤青。中國經濟下行後果可大可小,小則好日子一去不返,大則大家吃草,吃不下去只好造反。

這五個大趨勢同時發生,中共只有兩種選擇,一是重回閉關鎖國,採取高就業低收入的國策,減少失業,嚴酷管控,防止民變,以維持三十年統治;另外就只有解決習近平,換人同時大改國策,以挽回頽勢。

但以中共本性,前者機會大,後者機會小。


顏純鈎


from 也是這裡,也在這裡~ http://ktoyhk.blogspot.com/2020/04/20200408_8.html


全面爆發之前:關鍵的1月

武漢今日解封,按中國官媒喪事當喜事辦的做法,當然是鋪天蓋地的宣傳中國大陸抗疫成功,相對外國來說簡直是抗疫典範,證明中國制度的優越性。中國政府在疫情中是否就沒有犯錯,是否沒有地方需要反省?回到疫情尚未爆發的時候,中國政府有沒有犯下缺失,後來中國以至全世界的災難本來是否可以避免?做人要長記性,國家也一樣。中國和外國抗疫的分別,不在於確診或死亡數字,而在於事後能否勇於承認,查找不足,別讓悲劇再來。



讓我們重回關鍵的一月,仔細檢視這條沉重的時間軸。

12月26日 武漢市醫生首次上報不明肺炎個案
12月30日 武漢市衛健委通首次發出通知;李文亮等醫生於內部微信群披露消息
12月31日 武漢市衛健委通報發現27宗病例通報世衛中國大陸媒體採訪發現家庭聚集性病例
1月1日 武漢市華南海鮮市場被關閉
1月2日 香港通報多宗疑似武漢輸入個案
1月3日 中國開始定期向美國通報疫情李文亮於派出所被訓誡
1月5日 武漢市樣本測出新型病毒,完成基因排列
1月6日 中國疾控中心內部啟動二級應急響應
1月7日 習近平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提及疫情
1月9日 專家組正式確認病原體為新型病毒
1月10日 專家組成員王廣發聲稱疫情「可防可控」春運開始
1月11日 武漢市衛健委通報未發現人傳人證據
1月13日 泰國出現武漢輸出個案
1月15日 武漢市衛健委通報不排除有限人傳人中國疾控中心內部啟動一級應急響應
1月16日 武漢市衛健委聲稱於10日至15日期間沒有新增個案
1月18日 武漢百步亭社區舉行「萬家宴」
1月20日 鐘南山肯定證實出現人傳人習近平對疫情作指示試劑開始廣泛發放,中國各地開始通報大量病例
1月23日 王廣發重申疫情「可防可控」武漢封城
1月25日 農曆新年
1月29日 疫情蔓延至中國所有省市自治區,確診7711例

from  https://www.inmediahk.net/node/1072304

武汉解封,全国紧张,中国抗疫之路依然漫长

来源:
美国之音

中国新冠病毒疫情爆发地武汉持续76天的封城周三(4月8日)解除了。武汉离境通道在凌晨0时开放。不少武汉人陆续离开当地,前往外地复工或者探亲。

这个拥有1100多万人口的城市开始恢复了生机,车流开始涌动,民众开始走出家门,尽管病毒的阴霾尚未完全散去。

1月23日,中国突然宣布要对武汉这个超大城市进行封城的决定令全世界震惊。火车、汽车、飞机、公车、一切交通停运,所有市民都必须呆在家里,整个城市立刻成为了一座死城。

在这场后来演变成全球的病毒大流行公共卫生危机中,中国卫健委称有2500多人因病毒死亡,50000多人感染病毒。在这76天的封城期间,病毒肆虐全球,导致140多万人感染,8.2万人死亡,全球经济也像武汉一样骤然封冻。世界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武汉的疫情显著减轻了。走出了囚禁他们两个多月的住房的武汉市民们面对苍天长舒一口气,终于自由了,但传说顽固而智慧的病毒让他们不敢掉以轻心。

一位姓王的女士在武汉天河机场对路透社说,“我要去看我的父母。”“我想他们。不要问我什么,否则我要哭了。”

一位姓童的武汉市民告诉美联社说,“我已经有70多天没有出门了。”“呆在家里这么长时间,我都要疯掉啦。”

路透社报道说,出门旅行的人们很多都穿着防护服,长长的雨衣或者带着面部防护的东西。

中国官媒新华社的报道说,飞机的机组人员依然是全副武装,戴着护目镜、口罩和手套。全程都是这样。

武汉官方称,从3月28日开始,人们可以进入武汉,但各种限制并没有完全取消。政府鼓励市民除非万不得已就不要离开武汉或者湖北,甚至最好不要离开自己的小区。

武汉著名的购物区楚河汉街在3月30日就开始营业了。排队购物的景象又出现了,排队者相互都自觉保持着一米的距离。有人趁着好天气进行户外运动,也有人在外面跳舞。

在过去的21天里,武汉报告说只发现了三例新的感染病例,最近两周里只有两例。

但是,全国许多地方还在不断发现输入型病例。从俄罗斯回到黑龙江的人群中一天就发现了25例病例。周三,绥芬河宣布对人们出行实施武汉曾经采取过的限制措施。人们不能走出自家的院子,每家每三天只有一人可以出去买东西。

有关方面预计,周三会有5.5万武汉人坐火车离开。机场官员说,当日上午已经有一万多人乘飞机离开。但是,武汉至北京和国外的航班还没有恢复。

不过,武汉的解封,让中国许多地方感到紧张。部分省市要求对入境的武汉人再次进行病毒检测。

北京当局要求对从武汉返京人员进行双重检测,严格执行医学观察措施。广东卫健委也表示,对来到深圳的武汉人不必强制隔离,但必须做两次核酸检测。一次在武汉完成,七天后在深圳再做一次。浙江、湖南、上海等地都对入境的武汉人采取了类似的控制措施。

为了阻止疫情从境外回流进入中国,中国大幅度削减了入境国际航班的数量,禁止几乎所有外国人入境。中国边境当局还从这个月开始对所有要入境的外国人进行病毒测试。

无症状病例正在给有关当局造成新的压力。中国卫健委周三报告说,新增无症病例为137例,比前一天一下子多了107例。

卫健委过去并没有把这类病例列入确诊病例之中,理由是无症状病例患者没有通常所有的发烧、咳嗽等症状。截止到周二,中国有1095例无症状感染者在接受医疗观察。其中有358例来自入境者。中国的一些防疫专家认为无症状病例可能是中国目前面临的最大威胁。




from 博谈网 https://botanwang.com/articles/202004/%E6%AD%A6%E6%B1%89%E8%A7%A3%E5%B0%81%EF%BC%8C%E5%85%A8%E5%9B%BD%E7%B4%A7%E5%BC%A0%EF%BC%8C%E4%B8%AD%E5%9B%BD%E6%8A%97%E7%96%AB%E4%B9%8B%E8%B7%AF%E4%BE%9D%E7%84%B6%E6%BC%AB%E9%95%BF.html


武汉疾控中心《自然》子刊发文:1月初就出现新冠“人传人”

武汉疾控中心学者近日在国际学术期刊发表论文,指从当地类流感患者的咽拭子样本中,发现9个1月采集的样本带有2019冠状病毒,患者来自不同区域,患者的样本中最早出现症状的日期则是1月4日。

当地时间4月7日,学术期刊《自然》子刊《自然·微生物学》发表了一篇来自武汉疾控中心、美国伊利诺伊大学厄巴纳-香槟分校兽医诊断实验室研究团队合作的一篇文章。文章通讯作者为武汉市疾控中心病原生物检验所副所长刘满清。文章指出,“研究人员对2019年10月6日至2020年1月21日采集的流感类似症状病人(ILI)的640份咽拭子标本进行了回顾性检测,发现其中的9份呈新冠病毒RNA阳性。他们认为,这项调查表明,在不迟于1月8日的1月初,武汉市及其周边地区已经形成了新冠病毒的社区传播。

文章提到,这些患者年龄介于35-71岁之间,就诊时间均在1月,最早出现症状的日期是1月4日。文章中也指出,在非常有限的样本里,随着时间的推移,也能在这些流感状病例中检测出更多新冠病毒感染者。尤其是在样本收集的最后一周里,在30岁以上人群,新冠病毒的阳性比例甚至已经超过了流感病毒阳性比例。另一个值得注意的是,在这9名确诊阳性患者中,7名患者的注册居住地在武汉,而他们来自6个不同的区和周边地区。剩余的2名患者,注册居住地则在武汉之外。这些数据也为当地的社区传播提供了额外的证据。研究人员们推断,这些数据表明在1月初,武汉便已出现了新冠病毒的社区传播。

文章提到,回溯数据表明,和2017和2018年同期相比,自2019年的12月初起,呈现流感症状的患者数量明显上升,并在新年左右达到峰值。同样,在门诊患者中,出现流感症状的患者比例也从早先的1.97%,猛增到了9.44%。研究人员们指出,这些数据表明刚刚过去的这个冬天,呈现流感症状的患者有着明显增加。为此,我们有必要区分其中的流感患者和新冠病毒感染者。

另外,随着疫情的迅速发展,自2020年第4周开始,武汉暂停了流感类似症状病人(ILI)监测工作,疾控中心病毒学实验室和哨点医院都开始重点处理2019冠状病毒病(COVID-19)的爆炸性医疗需求。研究者们认为,迫切需要进行系统的人群血清学调查,以揭示2019冠状病毒病(COVID-19)的完整传播状况和传播历史。他们认为,总体来说,这项工作为了解2019冠状病毒病(COVID-19)流行的早期阶段增加了信息,对当地ILI患者新冠病毒的检测表明,武汉在1月初已形成了社区传播。

财新传媒在相关报道中指出,根据之前武汉官方通报的信息,12月31日,武汉市卫健委通报了 27 例 " 不明原因病毒性肺炎 " 的相关情况,称到“目前为止未发现明显人传人现象,未发现医务人员感染”。直到1月22日在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国家卫健委副主任李斌表示,专家研判认为,病例主要与武汉相关,已经出现了人传人和医务人员感染,存在一定范围的社区传播。这一官方结论,是在钟南山院士牵头的高级别专家组抵达武汉,得到医护人员已经被感染的消息,并于1月20日钟南山公开披露已经发生“人传人”之后发布的。

报道还指出,实际上在武汉市中心医院急诊科主任艾芬接受采访时就曾经提到,12月28日,医院后湖院区急诊科接诊了4例和华南海鲜市场有关的发热病人。到2020年1月1日前后,医院共收治了7例 " 不明原因肺炎 " 病例。12月29日,艾芬所在的急诊科向医院公共卫生科上报了这7例发热病人中急诊科收治的4例。

文章提到,刘满清等人在论文中介绍,武汉的流感监测项目从2005年就已经开始,是中国国家流感监测网络的一部分。武汉的儿童医院和第一人民医院是流感监测的哨点医院,这两家医院要每周报告流感类似病例,并每周各收集20份咽拭子。此外,论文作者建议,对于所有正在爆发疫情的国家和地区来说,都应该加强流感状患者的监测。



from RFI http://www.rfi.fr/cn/%E4%B8%AD%E5%9B%BD/20200408-%E6%AD%A6%E6%B1%89%E7%96%BE%E6%8E%A7%E4%B8%AD%E5%BF%83-%E8%87%AA%E7%84%B6-%E5%AD%90%E5%88%8A%E5%8F%91%E6%96%87-1%E6%9C%88%E5%88%9D%E5%B0%B1%E5%87%BA%E7%8E%B0%E6%96%B0%E5%86%A0-%E4%BA%BA%E4%BC%A0%E4%BA%BA


李怡:誰甘心「坐在屋裏嘆氣」

言論自由,是社會不滿的洩洪道。洩洪道,也有人稱作「安全活門」。對掌權者來說,它的好處是讓社會怨氣得到發洩,民怨若得不到發洩,怨氣就會化為戾氣,導致對抗行動。
4月4日,《華盛頓郵報》刊出一篇深度調查的長文,回顧了美國在疫情危機最初70天的失敗經歷和深層原因,文章對美國處理疫情的官員、公共衞生專家等47人作了採訪。文章追究特朗普責任,引起美國網民熱議。會影響特朗普連任的選情嗎?未必。特朗普上月對共和黨盟友說,他的競選不再重要,因為他的連任將取決於他對疫情的應對。
言論自由既是社會的安全活門,也有助於掌政者了解民怨民情所在,及早作出糾正、補救的措施。
林賤表示支持邱騰華指罵香港電台的聲明,邱也在立法會作了對新聞工作無知的解釋。而這幾天,中港共發起聯署,要求削減港台預算,及考慮關閉港台。提出的理由是港台「質素低下、收視低下,節目鼓吹台灣加入世衞,主張台獨」。這些指控與香港市民的普遍認知完全相反。長期以來,幾乎所有調查都顯示港台節目公信力和欣賞指數佔最高位。對香港人來說,港台可以說是伴着我們成長的電台。迫害港台,等同迫害香港人。
大約半個世紀前,所有的電子媒體節目都不會碰觸社會低層生活及陰暗面,香港電台在這方面是開風氣之先。1972年推出的《獅子山下》,帶出反映香港社會現實的風格與路向。時任無綫電視主管的周梁淑怡回憶說,那時有很強烈感覺,香港電台的劇集對社會有很強承擔,使他們在無綫工作的人也受這風氣影響。這股社會關懷之風,使香港輿論從只關注海峽兩岸政治而轉向關注香港自身,帶來本土流行文化的蓬勃和對香港的歸屬感。
反映社會現實和民怨,即使是港英時代,也是掌權者不願意見到的。1977年港台劇集《元洲仔之歌》,反映元洲仔艇戶居住環境之惡劣。播出前,受到房屋、衞生等部門反對,指劇集影射政府做事不力,港台在片末的字幕裏,加上港督麥理浩在《施政報告》的一句話:「香港政府將會致力改善市民居住問題」。事實證明,反映現實的影片,提醒了管治者要解決的社會問題。悲慘景況的描述,帶給社會的不是情緒低落,相反地是讓身處困境的人們,感到自己被關注,因而帶來可獲解決的希望。
周梁淑怡回憶,曾有高官對當年的廣播處長張敏儀說,你要管住你的記者;她的回答是:我管不到我的記者,對於任何傳媒,前線的工作是最重要的,主管必須給他們自由度,如果未做之前就設下許多框架,就甚麼都做不了啦。
過去幾十年,港台包括《獅子山下》、《城市論壇》、《頭條新聞》等節目和求真求實的新聞報道,帶領香港媒體的潮流,香港人在這樣的環境下成長,有了自我意識的覺醒,也有了抗拒洗腦的免疫力。
中國教育家、南開大學創辦人張伯苓曾經慨嘆,「中國社會的習慣是好人坐在屋裏嘆氣,壞人在外面台上唱戲。」張伯苓早逝,未能見到1951年後的中國。若他長命些,就體會到「好人坐在屋裏嘆氣」也在劫難逃。在極權政體下,如希臘哲人柏拉圖所言:「沉默不再允許,讚揚不夠賣力也是一種罪行。」「只允許一種聲音存在的社會,唯一存在的那個聲音就是謊言。」
對中國人來說,回到可以「坐在屋裏嘆氣」的世道,恐怕已經滿足了。但對於有自我意識的香港人,是不甘心僅僅「坐在屋裏嘆氣」的。


——作者脸书



from 新世纪 NewCenturyNet https://2newcenturynet.blogspot.com/2020/04/blog-post_71.html


李怡:世界秩序將改變

作家鍾祖康的帖文:「這兩個新聞含意極深。/英國首相約翰遜因購自中國的幾百萬個檢測試劑盒準確度極低、被發現感染了武漢病毒而震怒,因而擱置了採用華為5G的計劃。/習近平親口威脅法國總統馬克龍:『法國只要採用華為5G,就可得到中國的十億個口罩。』馬克龍未有就範。」
第一個新聞來自英國《周日郵報》(Mail on Sunday),報道指英國官員認為中國散佈有關國內疫情的不實消息,又試圖藉着協助其他抗疫國家來擴大勢力。科學家提醒約翰遜,中國可能低報確診人數「15至40倍」。不同的官員表示:「疫情過後,外交政策將會重新規劃」;「一定會檢討雙方關係」。美媒CD Media引述兩名熟悉內情人士透露,約翰遜將取消華為在英國的5G合同。此舉對中國來說,是一次驚人的逆轉。
第二個新聞來自美國眾議員馬克•格林(Mark Green)。他4月4日接受訪問時說,「我們昨天得知,法國總統馬克龍向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提出要訂購十億個口罩,而對方回應用華為5G網絡定單交換」。儘管法國大使館對這消息予以否認,但格林會憑空揑造嗎?
這兩個新聞的深刻含意在哪裏呢?首先,意味着歐洲國家因這次疫情改變了對中國的態度。美中貿易戰開打,歐洲國家態度曖昧,對中國取態遠比美國溫和,對華為的5G技術,也是採取「價廉者得」的市場規則,沒有從美國所說的國家安全戰略去考慮。約翰遜決定給予華為開發網絡的重要角色,曾經與特朗普發生激烈的爭吵。現在,《周日郵報》引述一位內閣官員表示:「我們不能袖手旁觀,讓中國隱匿的意圖毀了世界的經濟,然後回過頭來,好像甚麼都沒發生過。」
其次,這兩個新聞證實了華為的中國官方背景。不管華為如何多番自我辯護是私人公司,否認手機暗藏後門,監視及竊取機密情報,但習近平與馬克龍的通話,已經把華為作為中國向世界擴張的戰略角色,全部暴露啦。
其三,是中國藉疫情全球蔓延而施展的口罩外交,其目的不是基於人道、基於共同抗疫,而是包藏了擴張的野心。
白宮貿易顧問納瓦羅4月6日在訪問中說,「當全世界對病毒的危險性還處於沉睡狀態時,根據中國海關統計數字,中國在1月24日到2月底之間在全世界進口了22億個口罩。這些統計數字是在講述一個故事——中國知道危險性而不告訴世界其他國家,它更在世界市場囤積個人防護用品。我認為這是一個重要的議題。」從隱瞞疫情到口罩外交,所有行動,中國都透過同世衞組織的勾結去實現。
特朗普沒有被鳳凰衞視記者的話題所牽引,對中國公司援美物資表達一句感謝,反而質疑她的中國背景。特朗普又指責世衞經常站在中國一邊及作出錯誤決定,更提出美方會考慮停止資助世衞。中國與世衞的難兄難弟關係,也反映在特區政府對港台的嚴厲指摘中,因為香港記者向世衞提出令他們為難的問題,等於向中國詰難。邱騰華奉命從感覺而不是據事實提出指摘。
疫情讓全世界要檢討的,不止是中國的角色,而且是包括聯合國、世衞的世界秩序。美中脫鉤、全球化重組、世界格局調整,是美國既定方向,只是美國的歐亞盟友過去不那麼認同。這次疫情促進這一進程的實現。疫情會帶來世界秩序的永久改變。美國《外交政策》雜誌更進一步,指它將導致政治和經濟權力的永久性轉變。這個判斷意味深長。



——作者脸书


from 新世纪 NewCenturyNet https://2newcenturynet.blogspot.com/2020/04/blog-post_46.html


709妻子就王全璋回家致司法部、公安部的公开信

CDT编者按:709人权律师王全璋4月5日出狱,却仍被强制隔离在济南,其亲人无法探望,甚至无法与其自由通话。709妻子在其出狱前一日发出公开信《不要使“中国法治的吹哨人”王全璋陷于家人分离的悲剧——709妻子就王全璋回家致司法部、公安部的公开信》,为王全璋呼吁自由。4月8日,709妻子刘二敏发出个人公开信《大兄弟,咱回家吧》,为王全璋呼吁自由。CDT特此转发。





不要使“中国法治的吹哨人”王全璋陷于家人分离的悲剧

——709妻子就王全璋回家致司法部、公安部的公开信

傅部长、赵部长:

我们是中国警察口中「举世瞩目大案」709 案的家属。自 2015 年 7 月 9 日,我们的家人被失踪,被酷刑,等到他们归来时,已经是被折磨得面目全非。

而这些人犯了什么罪呢?这些人不过是做了中国法治的「吹哨人」。他们和武汉疫情的吹哨人,做的是同样的事。

提起武汉疫情吹哨人群体,哪一个中国人不是心存巨大的敬意和感激? !因为李文亮这些医护们的「吹哨」,许多人幸免于武汉肺炎。因为李文亮这些医护们的被训诫,许多人失性命于武汉肺炎 — 包括李文亮医生本人。李文亮一家,妻子失去了丈夫,孩子失去了父亲。李医生去世的那晚,群情激动,人心汹涌。数以万计的人们曾怀疑李文亮医生是被官方报复。

如同医生发现病毒人传人后会向社会示警,这些律师则是在与社会各阶层密切接触的工作中,发现「破坏法治」的病毒,向全社会示警。这些律师和医生,出于对事实和科学的尊重,发出了示警,认真履行了自己的职业职责。

这些医生吹了哨,被训诫,在疫情中有的失去了生命。

这些律师吹了哨,也被「训诫」— 在「破坏法治」病毒的肆虐中,被失踪了,被判刑了。他们曾用职业生涯的代价辩护过的嫌疑人或许洗脱了罪名,但是他们自己被扣上了重罪,失去了工作,失去了人身自由。这其中,就有王全璋。

傅部长,赵部长,写到这里,我们的心在滴血。想起被残酷折磨的家人,悲从中来。

709 这些人失踪后的几年,当得知他们还活着,作为家属的我们就松了一口气,之后就盼望他们平安健康的回家。万万没想到,王全璋与挚爱的妻儿,分离近五年。在武汉肺炎病毒肆虐的时期,王全璋刑满获释却不能回家,理由是需要隔离,但是这个去济南隔离的理由太牵强! ! !王全璋的妻儿,都在北京生活,要隔离,回北京隔离是最合情合理的。王全璋不是湖北籍,完全符合回京条件。而且,在官方鼓励各地纷纷复工的同时,按照北京、山东的相关规定,王全璋符合回京自行隔离的条件,是合法的,但官方却设置障碍不让他一家人团聚。

这是司法部要继续「训诫」这个法治的「吹哨人」吗?要惩罚他吗?要报复他吗?

写到这里,我不禁疑惑:

武汉「训诫」吹哨人的后果,还不足以成为泣血的教训吗?

武汉肺炎已经从「中国的灾难」变为「世界的灾难」了,为什么不吸取教训,对「法治吹哨人」王全璋手下留情,还给他本来就该有的自由的权利,别再干涉他获释后的生活了!

在这个举国哀悼的日子,我们哀悼的人中,就有吹哨人李文亮医生。难道司法部和公安部,要一边哀悼武汉肺炎吹哨人和因国之灾难丧命的同胞,一边又继续迫害法治吹哨人和他的家人吗?

停住吧!
请不要再使吹哨人陷入家人分离的悲剧中了!

此致 中华人民共和国 司法部
中华人民共和国 公安部

709 妻子 王峭岭
原珊珊
刘二敏


于 2020.4.4 中国.哀悼日




from 中国数字时代 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2020/04/709%e5%a6%bb%e5%ad%90%e5%b0%b1%e7%8e%8b%e5%85%a8%e7%92%8b%e5%9b%9e%e5%ae%b6%e8%87%b4%e5%8f%b8%e6%b3%95%e9%83%a8%e3%80%81%e5%85%ac%e5%ae%89%e9%83%a8%e7%9a%84%e5%85%ac%e5%bc%80%e4%bf%a1/

被视为大外宣伎俩 凤凰卫视记者现身白宫备受质疑

来源:
自由亚洲

美国总统特朗普周一(6日)在华盛顿白宫召开记者会时,出现一段插曲。 “凤凰卫视”一名女记者不断追问特朗普是否正与中国合作对抗疫情,又一再强调,自己代表的是香港,而不是中国媒体。这起事件使外界关注这家中资媒体的性质,又质疑这次参与白宫记者会是否另有目的。

周一的白宫记者会,台上的美国总统特朗普固然是主角,台下的“凤凰卫视”女记者也成为了焦点。

她向特朗普提到,上周阿里巴巴和华为等中国企业向美国捐赠了大量医疗物资,又一再追问特朗普,会否就防疫直接与中国合作。

特朗普反问,她是否替中国工作。女记者否认,说自己为香港工作,又说“凤凰卫视”以香港为基地。特朗普追问“凤凰”是否中国政府持有,记者则回应,“凤凰”是私人企业。

凤凰卫视管理层与北京关系密切

香港浸会大学新闻系高级讲师吕秉权认为,“凤凰”女记者所介绍的只是表面。

吕秉权:“根据外界的观察,‘凤凰卫视’表面上是香港上市的私人媒体,它在大陆多年,背后的人脉和宣传口径都跟中国官方非常密切的。这要从它的老板刘长乐说起。他本身就跟中国大陆关系相当密切。”

美国国务院上月把中国5家在当地营运的官媒,视为中共宣传部门的一部分,对他们实施与外国大使馆相同的规定,包括限制雇员人数等。当地部分舆论认为,有理由相信,总部设于香港的“凤凰卫视”也是中共大外宣的组成部分。

吕秉权:“因为中国的大外宣不想经常挂着党报的面貌。它希望看上去灵活多变,表现的手法非常商业、专业。 ‘凤凰’记者在美国白宫问的那个问题,来自新闻自由地方的记者是不会这样问的。她问的问题其实很像中国外交部或中国官媒,多次想借用特朗普的话来搞好中美关系。”

“凤凰”女记者公开否认为中国工作也受到大陆网民非议,批评她涉嫌“港独”。浸会大学学者吕秉权也认为她的说法有商榷余地,因为在“一个中国“原则底下,香港也是中国的一部分。

翻查资料,“凤凰卫视”创办人刘长乐在1990年代,与澳大利亚传媒大亨梅铎属下“卫星电视”及中国中央电视台属下“华颖国际” ,共同创立“凤凰卫视”,其后取得控制权。

刘长乐现年68岁,在上海出生,曾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工作,上世纪七十年代在解放军第14集团军负责宣传工作。过去近30年他主要在香港经营多项业务。他也获多项香港和国家层面公职,包括获港府委任为太平绅士,先后获颁银紫荆星章、金紫荆星章,也是全国政协常委,代表新闻出版界别。




from 博谈网 https://botanwang.com/articles/202004/%E8%A2%AB%E8%A7%86%E4%B8%BA%E5%A4%A7%E5%A4%96%E5%AE%A3%E4%BC%8E%E4%BF%A9%7C%E5%87%A4%E5%87%B0%E5%8D%AB%E8%A7%86%E8%AE%B0%E8%80%85%E7%8E%B0%E8%BA%AB%E7%99%BD%E5%AE%AB%E5%A4%87%E5%8F%97%E8%B4%A8%E7%96%91.html


公子时评 | 凤凰卫视女记者当面欺骗川普?凤凰香港总部前员工爆大量内部通知

美国总统特朗普4月6日在白宫记者会上面临凤凰卫视记者追问是否会和中国合作时反问该记者为哪家媒体工作,并问该记者供职电视台是否为中国国有。凤凰卫视记者回答说,凤凰卫视是总部设在香港的私人公司。

推友“公子沈”@Terenceshen 说:“作为凤凰卫视香港总部的前员工,我可以负责任的说,我的老东家不是一个正常的私人企业。”

随后,他在YouTube节目中爆料其在凤凰卫视香港总部工作时接收过的一些内部通知,用实际材料证明凤凰是收到中国指挥和管控的。





这是我在凤凰卫视香港总部工作时接收过的关于采编的内部通知的一部分,我用实际材料证明了凤凰卫视不是所谓在香港的私营媒体,其实是由中共管控的大外宣。川普很警觉,那个女记者在骗川普。欢迎大家转发分享!
View image on Twitter
2,453 people are talking about this



from 中国数字时代 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2020/04/%e5%85%ac%e5%ad%90%e6%97%b6%e8%af%84-%e5%87%a4%e5%87%b0%e5%8d%ab%e8%a7%86%e5%a5%b3%e8%ae%b0%e8%80%85%e5%bd%93%e9%9d%a2%e6%ac%ba%e9%aa%97%e5%b7%9d%e6%99%ae%ef%bc%9f%e5%87%a4%e5%87%b0%e9%a6%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