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17 January 2020

为什么习近平会吞下惩罚性关税

中美贸易协议一签,中国国内就有拿刘鹤比晚清重臣李鸿章之议:“丧权辱国!” 习近平对这点应是料到了,要不为什么不去出席这一在特朗普眼中的“历史性协议”,在他眼中可能是“城下之盟”,而让刘鹤去签,至少显得特朗普总统屈就。

广告

这一协议有两条比较耀眼表面看很矛盾:第一,中方承诺增购两千亿美元货物。第二,美国继续维持对3600亿美元中国输美产品的关税。中国有一种不满的舆论,既然中方答应这么多条件,购买这么多货物,还要承受美国这么高的惩罚性关税,而且一直要承受到第二阶段谈判达成协议为止。更为甚者,特朗普在白宫签署协议前做了一个小时的讲话,其中就有一句明说美国为什么维持对华关税,“我不能丢掉手中的牌”,显然有预防中国变卦的意思。

谁输谁赢

而且这个长达九十几页的文本,有几十个使用“中国应”如何如何,或者“中国同意”做什么什么,“美国应”出现不到5次,另外还有一些“双方应”。给人感觉美国居高临下,要求中国如何如何的意思。这么几个因素加起来,表面看,似乎说是城下之盟也不为过。

习近平为什么吞下惩罚性关税?问题并不那么简单。先来看看一些对中美双方签署第一阶段协议得失、谁输谁赢的评论。『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认为:“谁赢了,谁输了?当然是美国赢了。道理很简单,美国发动贸易战,就是以加征关税为手段向中国政府施加压力,促使中国在相关方面做出改变。如果中国拒绝任何改变,美国就输了。如果中国做出了改变,美国就可以说是赢了。中国小改,美国小赢,中国大改,美国大赢”。在北京的前中共总书记赵紫阳秘书鲍彤则认为说中国输了,说美国输了都不对。“生意总是要做的。协议是绝对必要的。如果中美无贸易,世界将会怎样?有第一阶段,才可能有第二阶段。必须前进! 必须坚持中美友好!”

还有一种观点认为这一协议对中国人民有好处。原北京天则经济研究所所长盛洪对美国之音表示,美中签订协议,实际上是纠正了过去中国对美贸易的不平等。他认为,美国迫使中国结构性改革对中国人民有好处。比如国有企业,在中国国内都不平等,国有企业有免费的土地,有大量贷款,民营企业是没有的,这些事不平等,美国推着中国政府改革国有企业,不要让他有那么多特权,难道不是对中国人民有好处吗?开放互联网难道不是对中国人民有好处吗,结构性改革实际上只是对中国的利益集团不利而已。

中国官媒则是有备而来,协议一出,重点放在强调双赢上面,新华社报道否认中国为签署协议做出了重大让步,强调协议彰显了中美经贸合作互利共赢的本质,官媒引述专家评论着意强调“双方”应如何如何,忽略文本中大量出现的“中国应”如何如何。其实,中美贸易战就是因为美国认为中国不遵守承诺,不遵守世贸协议,不正当竞争而打起来的,在协议中强调中方应遵守知识产权,应该不要强迫性技术转移等等,也很正常。

习近平在争取时间

去年五月份中美几乎快要达成协议了,在最后关头,习近平悔棋,导致一场更大的贸易战爆发,那么,这次,在美国在维持征收惩罚性关税问题上拒不松口、习近平为什么还要冒着会在国内被指“丧权辱国”的背景下接受第一阶段协议呢?

根据多方的分析,第一阶段协议的签订美中双方都有短期性的考虑,在美国,特朗普要度过选举关,让他的基本盘喘息;在中国,习近平不能再承受特朗普加税,中国的经济寒冬不能再持续下去,还有棘手的香港问题,这也是近日中共高层会议上说要“稳定外部环境” 的意思。由于这一短期性的考虑,特朗普把当初要求中国进行的一些关键性改革,诸如网络盗窃,政府补贴,国企改革等敏感问题放到第二阶段去谈,在第一阶段协议里,原则性地触及到知识产权与技术转移等问题,特朗普是要等到选举结束,腾出手来再来与中方解决更复杂的问题。

另据『华尔街日报』报道,去年12月,参与美方谈判的特朗普女婿库什纳提醒前来摸底的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不要胶着于关税的问题,要考虑如果达不成协议的话,特朗普就会在12月15日下令对另外1560亿美元中国输美产品加征新关税。据此,中方清楚了只要不把减免关税作为先决条件,特朗普现在也不会强逼中方取消补贴和改革国有企业,虽然是城下之盟,但让中方争取到了时间。

第二阶段谈判涉及网络盗窃,国企补贴,实际是要中共放权,将触及到中国的经济制度问题,谈判起来将非常艰难,不少分析认为将遥遥无期,有些分析甚至认为第一阶段协议就是终局。

有分析指习近平政权的算盘大约就是如此,出点血,多买点美国货,但是不要动摇我的权力基础。另外一方面,特朗普有选举考虑,习没有这种担忧,特朗普有任期,习可当终身主席,往后拖,以时间换空间。第一阶段贸易协议签署后,官媒报道时对于特朗普盼望很快开启的第二阶段谈判,连一个字都不提。

第一阶段贸易协议谈判漫长难产,第二阶段贸易协议至少也会同样坎坷且前景难料。



from RFI http://www.rfi.fr/cn/%E4%B8%AD%E5%9B%BD/20200117-%E4%B8%BA%E4%BB%80%E4%B9%88%E4%B9%A0%E8%BF%91%E5%B9%B3%E4%BC%9A%E5%90%9E%E4%B8%8B%E6%83%A9%E7%BD%9A%E6%80%A7%E5%85%B3%E7%A8%8E


北京学者:习近平能在接班人问题上规避毛那样的结局吗

中共接班人问题因『求是』近日公布习近平有关“国家领导层能否依法有序更替”再度浮出水面,在北京的中国独立学者荣剑在『纽约时报』发表题为“中共的阿喀琉斯之踵:接班人怪圈”。自习近平修宪后,中共又面临独夫体制挑战,谁能做衣钵传人?文章质疑,毛最终败于他一手制造出来的接班人困局,习能规避毛那样的结局吗?

广告

作者回顾了中共建证以后长达几十年的接班人危机,曾经高度重视接班人的毛,他的接班人梯队都被他本人和党内斗争废黜了,林彪的接班人地位甚至写入党章,最终还是遭遇毛本人的挑战,林彪逃走,坠机摔死在蒙古,林彪事件表明,接班人问题成为中共权力更替的最大死穴。

毛临死前把权力交给华国锋,但华彻底葬送了毛的“革命事业”,他钦定的接班人成为他自己的政治掘墓人。华国锋以“党内武力解决”方式粉碎“四人帮”,而邓小平以“党内和平解决”方式让华国锋交出权力。

作者分析,华国锋之后的两人总书记胡耀邦和赵紫阳的非正常下台,可视为是邓小平的“接班人”困局,胡赵名义上占着党和国家的最高权力位置,实际上一直处在接班人位置,邓钦定的 胡赵接班人团队最终彻底毁于党内斗争。从华国锋1976粉碎四人帮到1989六四事件爆发,中共在13年时间换了三位最高领导人,表明中共实际上一直处于接班人危机,危机的根源在于党的实际最高领导人和名义最高领导人处在分化。

邓小平因为两次提名总书记人选的失败而丧失了绝对的决定权,邓小平和陈云博弈的结果,实现了最高领导人任期制;隔代指定接班人;建立储君制即接班人制度。邓小平和陈云认识到,党的最高权力在党的权力架构中必须有所约束,在任期上必须有所限制,在权力更替上必须提前有序安排,以避免八十年代那样的政治动荡。至此,中国最高领导人的权利受到了制度约束,与毛时代最高权力的失序状态比起来无疑是一个进步。

随后的江泽民和胡锦涛应该说各自执行了“隔代指定”和“储君制”,但最大的问题,江胡执政20年,从任期制走向了分赃制。作者分析这与最高领导人执政时间只有10年,而且10年的前两三年必须应对前任最高领导人确定的人事安排,10年的后两三年必须考虑交权之后的人事安排。执政有效时间只有一半。作者指出,在“储君制”约束下,中共最高权力结构实际上存在着三个权力中心,前任最高领导人,现在最高领导人和侯任最高领导人。致使中共最高权力在这一阶段一直处在分化和弱化之中,贪腐盛行,胡锦涛时期更是“九龙治水”,最高权力分化、过渡和互相牵制、勾兑,形成党内权力分赃制。

作者认为,要解决中共任期制隔代指定制和储君制的问题,以宪政民主方式来建构领导制度应是不二选择。但习近平新时代却反向而行之,重新退回毛时代,建立起一个加强党权,扩大党权,进而形成党国制度,形成了以党代政,以党代军,以党代法的党治系统,而所有党权又集中于定于一尊的党权主义权力架构,已经超过了毛时代。

邓小平开创,江胡实行20年的最高领导人任期制,被习近平彻底废止。中共目前又重新进入毛时代以来的一个权力怪圈,形成定于一尊的个人独裁,但无法有效解决党权主义面临的终极权力困境,就是因为无法最终解决接班人问题而导致权力控制系统早晚崩溃。

作者问到:毛泽东败于自己一手制造出来的接班人困局,现在的领导人能规避毛那样的结局吗?


from RFI http://www.rfi.fr/cn/%E4%B8%AD%E5%9B%BD/20200117-%E5%8C%97%E4%BA%AC%E5%AD%A6%E8%80%85%E4%B9%A0%E8%BF%91%E5%B9%B3%E8%83%BD%E5%9C%A8%E6%8E%A5%E7%8F%AD%E4%BA%BA%E9%97%AE%E9%A2%98%E4%B8%8A%E8%A7%84%E9%81%BF%E6%AF%9B%E9%82%A3%E6%A0%B7%E7%9A%84%E7%BB%93%E5%B1%80%E5%90%97

周日話題:澳洲超級大火啟示錄

【明報專訊】位於海邊的城鎮本來是陽光與海灘的度假勝地,但是畫面所見是惶恐的面孔,不知所措,天空不是藍天白雲而是詭異的暗紅,周圍煙霧瀰漫,視野模糊,離城不遠的野火正撲向城鎮,道路被野火切斷,無法逃走,政府叫國民留在原地找地方躲避,由於物資供應進不了城,食物開始短缺,雖然說海軍派了軍艦前來,卻還需一兩天才到,大家議論紛紛,野火來襲時,是否跳海逃生?但是帶着孩子的大人怎麼辦?

景象恍似聖經啟示錄的世界末日,天生樂觀的澳洲人大概做夢都沒想過會出現眼前,一兩天之間就由安居樂業跌入這個難堪的處境,瞬間變成需要撤離家園的國內難民,全球的人包括香港人也從未想像發達國家如澳洲會這樣不堪一擊,對其實每年都有的野火原來束手無策,對科學家早已預警會發生的頻密和大規模野火,政府竟然沒有任何應對規劃,甚至當大火圍城,國民如熱鍋中的螞蟻團團轉,總理莫里森竟然在夏威夷優哉游哉。

是的,我們自小被灌輸錯誤的概念,盲目迷信科技進步和電腦強勁,認為什麼問題科學家都有辦法解決,更以為美加澳等「發達國家」是理想世界,政府服務人民和自然早被征服,一切事情都在政府掌控之中,會周全地保護國民,不會發生大規模天災,人民全都活得無憂無慮,自由自在。今次澳洲的超級野火是當頭棒喝,粉碎了神話。


維護煤礦業 否定氣候變化

科學家早已指出在全球氣候暖化的大局裏,澳洲將會出現愈來愈多的長期乾旱,加上氣溫上升,水氣蒸發加劇,地面的植被會愈來愈乾,據此他們預測澳洲的野火將會愈來愈頻繁,火季會愈來愈早開始和愈來愈長,負責任的政府理應及早反應,但是煤是澳洲出口賺取外匯的主要物資,如果全球以緩減全球氣候暖化為由減少燒煤,則澳洲會少了收入,現屆澳洲政府為了維護煤礦業的利益,不願意讓澳洲以至全球減少燒煤,因此既拒絕在澳洲推行減碳政策,也經常蓄意淡化甚至拒絕承認人為氣候變化的事實。

總理莫里森把這些話說多了,結果連自己也騙了,輕視氣候變化令野火問題變得嚴重,甚至去年9月火季真的破紀錄地提早到臨,政府依然無動於中,不把眾多火頭當作是什麼一回事,一於把「否認事實」當作對付野火的「解決方法」,為了貫徹對氣候變化引致野火增多說法的否定,總理「必須」視當時散佈各地的野火為「正常情况」,也因此總理「必須」如常放假外遊,「證明」平常措施足夠應付「平常情况」。唯有這樣看,我們才有可能明白野火逼得國民走到海邊準備跳海時,總理竟會安然在外地歎世界。平常人看邏輯很荒誕,偏偏在總理的心中,在堅決否定氣候變化的前提下,外出旅遊是十分「合理」的「正常」行為。


風速野火 科技無法應付

客觀事實不會因為人的主觀願望而轉移,野火一路燒到10月、11月、12月,分佈各地的火頭逐步碰撞和連合,組成多場「超級大火」(megafire),到1月10日野火已經燒掉10萬平方公里的樹林、灌叢、農地、公園,以及當中的城鎮與民居,相當於近100個香港,最新的一場超級大火於10日晚上形成,覆蓋面積相當於6個香港。電視畫面讓我們清楚看到,在連綿十里、百里的野火前鋒(fire front)面前,人類渺小如無物,平時給人捧上天的電腦、高科技一點用途都沒有,人類只能在這裏灑灑水、那裏撤走一些人,然後睜着眼看野火前鋒向前衝,勢不可當。

電視畫面又給我們看到袋鼠、樹熊等動物被火燒傷,最令人神傷的一幕是袋鼠在前面跑,火在後面追,我在想究竟我們人類做了什麼壞事禍及無辜?不過更多人疑惑:為什麼袋鼠會跑不過野火?讓我們回頭看野火發生的背景:大地植被乾燥非常,氣溫高達50℃,一點星火足以觸發燃燒,風勢強勁時,火勢蔓延不是靠火舌燃點側邊的植物,而是由大風把仍在燃燒的碎屑吹向前方,跨越式地點着乾到極點的植物,所以野火前鋒能以風的速度快速前進,解釋了為什麼有消防車被大火追過頭,以及會奔跑的大型袋鼠也葬身火海。


將農民推上絕路

野火的禍不止把花草樹木燒成炭,還燒死以億計的大小動物,把泥土的生物物質包括微生物也燒掉,即是說把整個生態系統都毁了,這樣規模的大火過後,農地失去了原本默默地支撐農業運作的自然生態,農業能否重建頓成疑問,就算可以恢復也將需時多年,沒有了農地的農人家庭怎樣維生?澳洲已經多年乾旱,不少家庭農莊經營困難,陷入財政困境,成為澳洲農夫自殺數字上升的重要因素,這場大火勢將把更多農人家庭推上絕路,原本的農村人口將會變成城市的新游民,造成新類型社會問題,這方面敘利亞前車可鑑。

敘利亞內戰一般視為所謂「阿拉伯之春」的一部分,但是研究指出:動亂之前連續7年大旱,與氣候變化有關,農業崩潰令大量農村人口湧入城市覓食,社會積累矛盾和怨氣,政府沒有適切處理,偶發的城市衝突事件觸發騷亂,使國家逐步墮入分裂和內戰,敘利亞的經歷被學術界視為第一場大規模的「氣候戰爭」,戰亂又衍生出超過1000萬的難民,部分在國內流徙,部分湧到外國,影響歐亞鄰近地區的安全和穩定。

我們香港人活在時代的幸運之中,多年來不用憂柴憂米,除了間中一場颱風帶來一天假期,我們以為大災難不會發生,氣候變化話題講了20年,一般人只以為是「世界新聞」裏外國人講的遙遠話題,與香港無關,又或者以為頂多天氣熱一點,打開冷氣就萬事解決。我估計大部分澳洲人也一樣,尤其是他們身處南半球,以為什麼麻煩都只是北半球的事,因此澳洲人沒有動機為了緩減氣候變化去改變自己生活方式,澳洲社會和政府也沒有動機去調整經濟結構和運作模式,在惰性的牽引下,希望拖拖拉拉,祈求得過且過,憑空想像時間會把氣候問題解決掉。


上天不會特別寵愛香港

今次澳洲失控的大規模野火,給我們重大的啟示,全球暖化、氣候變化真實存在,有本事以意想不到的方式襲擊高度現代化的社會,而人類毫無招架之力。香港人和香港政府對此不能忽視,切勿想像香港有什麼特異功能可以免受氣候變化的襲擊,更不要盲目相信現代科技有本事一招解決問題,因而大家可以生活照舊而安枕無憂。

科學家警告:繼續以燃燒化石燃料支撐現有經濟模式,除了天氣反常、海水上升,還會造成食水短缺、糧食不足、疾病變化、難民流徙、戰亂與動盪等,香港是全面倚靠外來供應的城市,生存基礎十分脆弱,面對氣候變化不可能置身事外,希冀什麼都不做而上天特別寵愛香港。

危險氣候變化迫在眉睫,願望香港不會重蹈澳洲的覆轍,不要出現香港版莫里森,而是政府頭腦清醒,認清事實,制訂應對政策,動員全民及各行各業一起減碳,以及籌謀必要的工程及制度防禦已經無可避免的衝擊。

澳洲大火,信息明確,氣候變化,避無可避。


文//林超英
編輯//林曉慧




from 也是這裡,也在這裡~ http://ktoyhk.blogspot.com/2020/01/20200112_76.html


陶傑:「中華民國臺灣」的形象已經確立

陶傑/陶杰
台灣總統大選結果,正如許多專家預測,是美中兩國的一場代理選戰,台灣選民選擇了以美國為首的民主自由價值觀;而美國在這次選戰中,也正式拋棄了國民黨。

美國和蔡英文之所以贏得輕易,除了香港特區的林鄭月娥義務做了半年以上的超級助選人,國民黨的徹底變質,也令美國決定正式停止在這個黨身上押注。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明明在2019年農曆新年,公開宣布以「一國兩制」取代本來已經無共識的「九二共識」。國民黨以最長的反共歷史,對此重大變動,陷於失語狀態。民進黨則全力迎戰進取。

美國在2020年重組國際秩序,世界經濟格局會重大改變。台灣的投資環境,首先是民主自由,其次是國民教育水準平均甚高,100多間大學,畢業生可以投身科技管理的中層職位,勞工成本不貴。

二千三百萬人口,又有昔日的成熟工業基礎,只要國際資金湧入,高科技、汽車、電子、設計,台灣只要不圖地產和購物泡沫式的貧富懸殊之少數暴發,重建製造業人口,完全可以走上一條健康發展的建設之路,而不是馬英九韓國瑜所想像的「香港發財模式」。

香港的「一國兩制」,經林鄭和香港警方七個月來不斷的示範驗證,政治和經濟已經完全失去吸引力,並成為反面教材。

但台灣的民主長遠有隱憂。國民黨老化,但民進黨本身,也沾染了太多西方自由主義(Liberalism ) 政治正確的意識形態。

民進黨其實屬於左翼,但現在台灣缺乏的不是國民黨那種政黨,而是類似美國共和黨、英國保守黨般西方保守主義(Conservatism ) 意義的右翼政黨。保守主義崇尚廣博的知識基礎:建築、音樂、歷史、哲學。以基督教為骨幹,崇尚市場自由,政治反共,然而又可以平衡蔡英文的民進黨鼓吹的同性戀平權等大多數中年中國人難以接受的價值觀。

國民黨同样缺乏保守主義意識形態,近20年又被中國大陸的市場金錢腐蝕,剩下一個空殼。台灣要有一個結合中西保守主義文化的政黨,以國家安全為前提,保障國民自由,但又有儒家文化特色,類似日本的自民黨,但其商家須有敏銳的國際觸覺,能帶領台灣產品走向世界市場。

在這方面,台灣整體英文基礎似乎不夠。新政府要加強英語教育,第二外語則可以是日文。並參照香港特區經驗:香港特首董建華曾經組建過一個「國際顧問委員會」,民進黨政府從此不必再高喊台獨,「中華民國臺灣」的形象已經確立,政府可以向美國、歐洲、日本邀請各類戰略專家學者,就環保、教育、旅遊、文化交流,擺脫以往狹窄的賭博心態,為總統府資政提供國際視野。

——作者脸书




from 新世纪 NewCenturyNet https://2newcenturynet.blogspot.com/2020/01/blog-post_88.html



Thursday, 16 January 2020

易思安:台灣的飛彈應該瞄準北京?

多年來,中國的宣傳機器不斷放送人民解放軍部隊對台灣發動攻擊的影片。即使是在承平時期,全中國(和台灣)的觀眾仍不時受到暴力影像的無端騷擾。在某一段這類影片中,中國的坦克和士兵演練對一座酷似台北總統府的大型模型發動突襲。另外一段影片,則是大批飛彈轟炸台灣某座機場的電腦合成畫面,彈如雨下摧毀了停機坪上的一排F-16戰鬥機。還有另外一段影片,中國的化學兵部隊在一座佈滿台灣廣告看板的訓練設施中,舉行實彈演習。
中國武嚇 美台不應視若無睹
中國共產黨的媒體恫嚇伎倆,向來都有龐大的軍事機器為後盾。在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發表咄咄逼人的反台言論,並加強封鎖台灣的外交空間後,這種威嚇手段看來更為可信。整體而言,中國的所作所為都是為了顛覆台灣海峽的穩定。這個地區正迅速成為地球上最可能爆發衝突的火藥庫,而且情況還可能進一步惡化。
面對前述威脅,美國和中華民國(台灣)政府仍未秣馬厲兵、嚴陣以待。雖然美台兩國的民主夥伴關係在過去兩年來已有長足進步,卻仍落後於快速變遷的現實發展。北京已經快跑搶在前頭,華府和台北卻才蹣跚起步。
不過,傳統戰區飛彈或許可以扭轉乾坤。美國國防部最近測試了兩種武器的原型,一種是陸射巡弋飛彈,一種是陸射彈道飛彈, 似乎都是為了協防台灣、抵禦中國入侵量身訂做。未來幾年,美軍有可能將其部署到太平洋地區,或許有助於反制以近兩千枚戰區飛彈瞄準台灣、沖繩和關島的中國人民解放軍。
而在台灣方面,也悄悄地研發了少量攻擊範圍可深入中國內陸的雄風-2E陸射巡弋飛彈。中華民國國軍可能部署數十枚、甚至數百枚這種機動式飛彈。國軍還可能陸續推出更多新式武器,包括射程可達北京的長程匿蹤飛彈。
台灣軍方似乎已經摸索出延增彈道飛彈與制導型多管火箭系統射程所需的工程技術,讓國人大為驚艷。事實上,這種能力或許刻意深藏不露,準備在敵人膽敢入侵時發揮震懾效果。
中國恐煽動輿論 破壞美台防禦力
當然,中共也有反制美台兩軍飛彈威脅的對策。中國外交官和影響力代理人將會指控美國和台灣主動挑釁,引發軍備競賽,破壞區域穩定。他們將會聲稱,傳統飛彈與搭載核彈頭的飛彈無法區別,對中國國土的任何攻擊行動,都可能會導致不成比例的強烈反擊。
中國將會嘗試影響亞太地區的公共輿論,利用飛彈議題離間美國及其盟邦的關係。每次美國部署新的飛彈陣地,就會引發當地民眾的抗議和示威遊行。前蘇聯便很善於操弄全球軍備管制社群為其利益服務。中共也將如法炮製。
與此同時,中國人民解放軍也會持續將外太空和網路空間快速武器化。中國將威脅摧毀美國和台灣飛彈賴以瞄準的感測系統。畢竟,飛彈無法擊中看不見的目標。因此,人民解放軍正投注鉅資發展電子作戰能力,並利用商業掩護機構在全球電腦系統中植入惡意硬體。
因此,美國和台灣政府可能會發現,確實有必要開設陸射型攻陸飛彈的公共教育課程。倘若美台雙方都對新式飛彈的研發目的保持沉默,中共勢必會搶佔輿論真空,在公共領域散播虛假訊息,破壞美台兩軍攸關生死的防禦能力。北京很清楚,只要在民主國家煽動公眾輿論的反對意見,任何戰略往往都無法行久致遠。
最需要釐清的一點,是五角大廈和台灣的新式飛彈將鎖定(及不會鎖定)何種目標。我們可以從人民解放軍的教戰守則中得知,一旦兩岸開戰,解放軍將以飛彈和炸彈攻擊台灣平民,造成嚴重傷亡。搞清楚,美國和台灣永遠不會以殺害中國人民做為報復手段。歷史證明,轟炸平民百姓不僅有違道德,也不會讓對手屈服。中國人民沒有投票權,是那些在習近平主席領導下非經選舉產生的中共高層,才應該為中國的政策和行動負責。
那麼,我們應該可以提問,一旦與中國開戰,合法正當的攻擊目標是什麼?是否包括政治目標,例如北京中南海的中共高層辦公處所和居所?還是應該侷限於涉及對美台兩軍執行攻擊任務的解放軍戰區軍事基地?這類目標可能包括解放軍聯合作戰指揮機構、空軍機場跑道、海軍軍港、飛彈發射陣地、兩棲部隊集結區,以及台灣對面的直升機基地。
飛彈避免傷平民 才能樹立正當性
還有,美國和台灣的飛彈部隊是否應該瞄準中國的基礎設施?只要精準細選中國的部分供電網絡予以癱瘓,即可遏止解放軍的攻勢。這種性質的目標,可能包括發電廠、橋樑、鐵路機廠、隧道、電信網路節點,以及物流倉庫。不過,攻擊這類目標的風險很高。美台兩軍必須盡量避免傷及平民,才能為行使武力樹立正當性。
由於中國大陸有太多可能的攻擊目標,美國和台灣軍方是否應該就彼此設定的目標進行交流,並提出分工計畫?此舉在軍事上勢必頗為敏感,而在美台兩國沒有正常外交關係的情況下,在政治上也會有很多困難。
防務交流 探討目標鎖定優先順序
防務交流可以協助美台兩軍探討目標鎖定的優先順序。並非所有目標都可以等量齊觀,第二和第三級效應必須深思熟慮,謹慎推敲。例如,在入侵台灣的戰情推演中,什麼地方是解放軍的重心所在?在封鎖行動中應有哪些作為?必須發射多少飛彈攻擊所有優先目標?還有,倘若飛彈攻擊的重要目標勢必會造成非戰鬥人員的傷亡,應該如何抉擇?可達成相同作戰目標的迂迴方案是否存在?
此外,時間永遠都是戰略規劃的關鍵要素,而且可能正在一點一滴地流失。華府和台北的官員能夠愈早料敵於機先,就能夠有更多時間未雨綢繆,阻止衝突爆發。
中共似乎有意讓中國的電視戰爭遊戲融入真實生活,我們不應對此視若無睹。維護和平的最佳方案,應該是展示可以讓北京的政治領導人,以及戰場上的人民解放軍坐立難安的實力與意願。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作者易思安為美國智庫「2049計畫室」研究員、《中共攻台大解密》作者;國際新聞中心陳泓達譯)


——自由时报


from 新世纪 NewCenturyNet https://2newcenturynet.blogspot.com/2020/01/blog-post_54.html


自由亚洲 | “武汉肺炎”蔓延 舆论质疑政府隐瞒

自从“不明原因”肺炎上月底在武汉爆发以来,当地已有41人被官方确诊为新型冠状病毒的肺炎病例,但中国其他省份均未报告相关疫情。春运已至,舆论质疑,“武汉肺炎”疫情是否会出现大面积扩散?

日本政府周四证实,近日在日本接受住院治疗的一名华人患者,其检测样本呈现新型冠状病毒阳性反应。这也是继泰国日前确诊了首个“武汉肺炎”病例后,在中国境外被确诊的第二个病例。

截至本周,武汉卫健委共初步诊断了41例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病例,其中重症7例、死亡1例。但与这些病例密切接触过的700多人,官方称,都没有出现病征。武汉卫健委还说,从3日开始,他们没有发现新发病例或明确的人传人证据。

而在香港,“武汉肺炎”疫情让当局颇为紧张。港府4日启动了严重应变级别,并陆续接诊大量疑似病例。香港医管局表示,截至周三,当地疑似个案已达76宗,其中10人仍在留院治疗。

尽管如此,世界卫生组织的一名官员近日表示,这类新型冠状病毒可能已经出现了有限人传人的状况,并可能会进一步蔓延。

目前,有不少中国网友开始公开质疑政府的所谓信息公开透明度不足。总部位于香港的中国人权民运信息中心指出,泰国和日本只有数百人近期去过武汉就已有两人确诊,而与湖北接壤的6个省份总人口高达4亿,不只数百万人去过武汉,但至今除了武汉外,其他大陆地区没有报告任何疫情,这明显是当局在故意隐瞒。

有微博网友表示:“之前不会人传人,现在传到泰国,又有可能人传人了。”

另一位网友直言:“继续忽悠,反正没钱人的命不是命。”

中国春运已于本月10日正式启动。中国政府官员表示,今年春运旅客发送量预计将达30亿人次。全球最大规模的年度“人口迁徙”再加上有限人传人的担忧,这难免让国人质疑:“我真的不会被传染吗?”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家傲华盛顿综合报道 责编:何平 网编:郭度



from 中国数字时代 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2020/01/%e8%87%aa%e7%94%b1%e4%ba%9a%e6%b4%b2-%e6%ad%a6%e6%b1%89%e8%82%ba%e7%82%8e%e8%94%93%e5%bb%b6-%e8%88%86%e8%ae%ba%e8%b4%a8%e7%96%91%e6%94%bf%e5%ba%9c%e9%9a%90%e7%9e%92/


苹果日报 | 布拉格与台北结姊妹市前夕 市长:中国不可靠兼极强怨恨心理

捷克布拉格巿长贺瑞普(Zdeněk Hřib,台译:贺吉普)自2018年上任以来,积极履行选举承诺,以巿长身份彰显民主与人权,还因拒绝接受「一个中国」的协议条款,而解除与北京的姊妹城市关系,改与台湾台北市签订有关协议,明剃中国眼眉。贺瑞普昨日投书美国《华盛顿邮报》(The Washington Post),详述与中国打交道学到的两大教训。

贺瑞普说,布拉格是欧洲伟大的音乐城巿之一,中国方面很久以前就邀请4个布拉格的古典乐团在今年前往演出,却在预定演出日期前不久突然取消安排。贺瑞普认为原因显而易见,就是因为他上任以来积极推崇民主与人权,惹恼了中共。

贺瑞普谓,与中国打交道学到两大教训,一是中国是「不可靠的」的商业伙伴,二是中国怀有强大的怨恨心理。

他表示,中国随时会因为政治需要而牺牲商业协议,中共中央政治局可在「转瞬间」就把大型商业合约与重要合作宣言化为废纸。他指出,捷克与中国之间的商业合作关系非常不平衡,北京曾承诺5年内要投资捷克100亿欧元(863.5亿港元),于是捷克就配合调整外交政策,打开巿场,但中国方面的投资并未到位。

贺瑞普指出,布拉格多个乐团遭中国取消演出计划并非孤例,德国国会一个委员会近日也遭中国取消访问行程,因为其中一位德国议员鲍斯(Margarete Bause)批评中国在新疆犯下「当代最严重的侵犯人权罪行」。

贺瑞普谓,中国是一个怀有「巨大怨恨」的国家,和西方民主国家往来时,强加自己单一的世界观,不将他国政治人物、艺术家或商业人士视为社会上独立的一分子,偏要认为他们代表国家和政府政策。他认为,中共不会区分布拉格巿长和布拉格爱乐的乐手是不同的个体,抱持的心态是「有布拉格的人行为不当?那来自布拉格的人就要受惩罚」​​。

他表示,近来中国也积极影响捷克舆论,一家在中国有大规模商业利益的捷克企业,就利用各种途径要求捷克媒体只报道对北京当局有利的消息,更突显中国企业将自己的观点强加于他国社会。不过,他无意敦促各方不要与中国往来,也不建议与中国切断外交关系,这些方法并无助益。不过,贺瑞普鼓励世界各国与中国这个「不可靠又带有潜在风险」的对手合作前,务必三思,而且要十分小心。他更鼓励大家,勿因害怕中方的胁迫就放弃自我价值与气节。
布拉格巿府在今年3月升起西藏雪山狮子旗,贺瑞普认为中国与西藏早在1951年就签订和平协议,藏人政府应享有高度自治,因此升旗这件事,中国根本不应过问。医生出身的贺瑞普,也曾公开谴责中国强摘维吾尔人及其他囚犯的器官。此外,贺瑞普在就职酒会上,就曾拒绝中国大使强势要求台湾代表离开,令中国不满。随后,贺瑞普要求北京巿府取消姊妹巿协议中,要求承认台湾与西藏是中国一部份的突兀条款,北京巿府不同意,双方解除姊妹巿关系,而布拉格下月将与台北巿府签订姊妹巿协议。

台湾《苹果新闻网》/ 《华盛顿邮报》



from 中国数字时代 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2020/01/%e8%8b%b9%e6%9e%9c%e6%97%a5%e6%8a%a5-%e5%b8%83%e6%8b%89%e6%a0%bc%e4%b8%8e%e5%8f%b0%e5%8c%97%e7%bb%93%e5%a7%8a%e5%a6%b9%e5%b8%82%e5%89%8d%e5%a4%95-%e5%b8%82%e9%95%bf%ef%bc%9a%e4%b8%ad%e5%9b%bd/


美国海军高官:中国会伺机掌控世界海洋

来源:
美国之音

美国海军高级官员们说,如果美国海军交出对世界海洋的控制,中国会迅速填补空缺,自由世界人们的经济活动和生活方式将不保。

本星期早些时候在一年一度的海军水面舰队研讨会上,美军太平洋舰队水面舰队司令布朗中将(VADM Rich Brown)说,美国海军为维护美国和世界各国的自由航行权利正扮演着关键角色。

布朗中将:“我们选择驶向大海去保护我们的国家利益;我们选择驶向大海去保护海员们的权利和其他航海国家的自由;我们选择去控制海洋,因为如果我们不去控制海洋,别人会去。”

在布朗中将说最后一句话时,插上五星红旗的一艘中国军舰出现在他身后的大屏幕上。

海军作战部长吉尔代上将(Michael Gilday)也在同一讲台上说,中国和俄罗斯正在与美国展开大国竞争,美国海军在这场竞争中正扮演重要角色。

吉尔代上将:“在这个大国竞争时代,我们为国家和领导人提供的一项关键功能是遏阻。这场竞争可能被扭曲为冲突将不可避免,我不认为冲突不可避免,但是我们必须具有令人信服的能力并展示自己有意愿动用这项能力,以便遏阻冲突、不战而胜。”

吉尔代上将说,万一遏阻不成功,美国海军必须时刻准备作战。他承认这项任务越来越艰巨,他会努力应对目前海军各项不足之处。

吉尔代上将:“我正聚焦添补我们的能力空缺和战备空缺,并提升海军的杀伤力。”

国会众议院军事委员会主席史密斯(Adam Smith)星期三在新年首场听证会上说,中国为扩展其国际影响力所采取的方式正威胁到地区与世界和平,但是他也担心美国与中国进行一场代价高昂的武器竞赛,并进一步加剧国家财政赤字的状况。

角大楼星期四发表一份声明说,国防部长埃斯珀希望与中国建立一个稳定、富有建设性和以结果为导向的军事关系。基于这一理念,国防部负责中国事务的副助理部长施灿德(Chad Sbragia)带领的团队1月14日在北京与中方举行了年度国防政策协调会。声明说,双方答应维持沟通管道的畅通、强化预防和管控危机的机制,并在双方有着共同利益的领域加强合作。


from 博谈网  https://botanwang.com/articles/202001/%E7%BE%8E%E5%9B%BD%E6%B5%B7%E5%86%9B%E9%AB%98%E5%AE%98%EF%BC%9A%E4%B8%AD%E5%9B%BD%E4%BC%9A%E4%BC%BA%E6%9C%BA%E6%8E%8C%E6%8E%A7%E4%B8%96%E7%95%8C%E6%B5%B7%E6%B4%8B.html


前美驻缅使团团长:中国希望把缅甸变成一个西部省份

来源:
美国之音

在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即将开启对缅甸的国事访问之际,担任过美国驻缅甸使团团长的克拉普女士在接受美国之音专访时表示,习近平访问缅甸的目的是要把这个国家纳入中国这个中央王国的西部版图。她还认为,中国在缅甸的和平进程中的确发挥了大的作用,但它是两头都吃。

克拉普:中国希望把缅甸变成一个西部省份

亚洲协会与美国和平研究所在缅甸问题上的高级顾问克拉普女士(Priscilla Clapp)1999年到2002年期间担任美国驻缅甸使团团长。她在接受美国之音专访时说,习近平对缅甸的访问经过了很长时间的筹划,其目的是把缅甸变成事实上中国的一个西部省份。

她说:“我认为他基本上是在巩固自己的王国。缅甸对于中国来说就是它的一个西部省份。如果你看中缅经济走廊的设计,你可以看到,中国的用意是要把缅甸所有基本的基础设施与中国的基础设施套在一起,在云南以外的地方建立另一个西部省份。”

克拉普:缅甸是中国通向印度洋以及东南亚的门户

在这位缅甸问题专家看来,缅甸不仅仅是中国通向印度洋的门户。

她说:“中国正在下定决心,把整个东南亚都纳入到中国的势力范围之内。因此,这不仅仅只是关于缅甸的问题。缅甸是东南亚国家中与中国有很长边界的一个国家,因此自然有很多跨越边界的往来。中缅两国还有很长的历史渊源,这不同于其他东南亚国家,也许泰国除外。因此,缅甸不仅是通向印度洋的门户,也是通往东南亚其他地方的门户。”

分析认为,习近平在访问缅甸时将寻求巩固北京作为缅甸最大的投资国和战略伙伴的地位,敲定数十亿美元的基础设施交易。中国驻缅甸大使陈海日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习近平在访问缅甸期间会签署几十个协议。

但是克拉普认为,双方可能会签署一些谅解备忘录,而不是最终的协议。她说,中缅经济走廊也只是一个备忘录。

克拉普:密松大坝不会按原计划进行

中国方面还希望习近平这次访问缅甸时能够在2011年被叫停的密松大坝问题上取得进展。

克拉普认为,如果说进展指的是这个大坝项目会按照最初的计划进行,这种情况是不会发生的。

她说:“这个项目非常不受欢迎。如果他们重启这个项目,它会成为缅甸的一个政治问题。如果有别的选择,像在河流更上面的地方建造两个小一点的水坝,使这个项目变成不同的水坝,这是可以的。有很多其他的选项。但是它必须是以对缅甸有利的方式来进行。”

她还认为,中国在缅甸的“一带一路”项目不会很快落实,最多能实现的是签署有关皎漂经济特区的最终协议。

她说:“这些交易在进行所有的项目评估之前不会签署。他们必须进行环境、社会和经济方面的评估,每一个项目都必须有一个商业规划,他们还得提供融资,因为缅甸政府不会承担任何主权债务。因此这些大的投资计划必须由中国政府和它们的合作伙伴提供融资。对于最大的那些项目来说,把所有这些东西弄到一起需要耗费很长的时间。我认为,我们在近期可以看到的,最多是一些小项目。例如,在中缅边境地区已经有好几个经济开发区在开发之中。他们带来的是小一点的商业利益,他们为这些项目寻找融资也比较容易。”

克拉普告诫说,这些项目的问题是,它们基本上没有什么监管,而且会带来大量的中国人,而这会引发社会问题。她说,缅甸第二大城市曼德勒以及第一大城市仰光都出现了这样的情况。如果处理不当的话,会严重影响甚至摧毁两国的关系。

缅甸团体对中国的投资表达关注

在习近平访问缅甸前夕,缅甸民族团结阵线的发言人告诉美国之音缅甸语组,该团体今天向缅甸总统温敏以及国务资政昂山素季发出了一封紧急请求信,表达他们对中国在缅甸的巨大投资项目以及这些项目可能损害缅甸的生态体系与环境的关注。不过,这位发言人说,民族团结阵线欢迎来自中国负责任的投资,即以透明的方式支持建立联邦并在签署协议前咨询公众的意见。

与此同时,克钦邦的环境人士在接受美国之音缅甸语组的采访时说,克钦邦52个民间社会组织发出了欢迎习近平来访的公开信。这个邦与中国有着最长的边界。这些民间团体希望中国人在克钦邦建立经济特区等投资项目时能够保护当地的环境。

中国在缅甸的和平进程中扮演角色

习近平在访问缅甸期间将罕见的与20个政治团体的代表举行会晤,显示中国有意在缅甸的和平进程中发挥更大的作用。

克拉普指出,中国希望在这个问题上发挥作用,因为缅甸各个武装团体之间爆发的冲突影响了中国在缅甸的投资。不过,这位非常熟悉缅甸事务的前美国外交官认为,习近平不会在缅甸的和平进程上采取任何实质的行动。

她说:“中国在缅甸的和平进程中正在扮演一个很大的角色,但是他们在玩弄双方。他们一方面向武装团体提供支持,但同时他们给和平进程带来外交上的力量。但这个问题还是没有往前动。它是一个僵局。我认为,从长远来看,中国的利益在于在边界上保持某种程度的不稳定,这样的话你在发展民主的缅甸与缺乏民主的中国之间有一道防火墙。”

习的来访对缅甸机会与风险并存

有分析人士认为,习近平的这次访问既会给缅甸带来巨大的机会,但也存在使缅甸再次过度依赖中国的巨大风险。

中国不仅是缅甸最大的贸易国,而且是缅甸最大的债主,拥有缅甸将近40%的外债。

地理原因导致美不可能发展缅甸与中国那样的关系

克拉普说,最近几年,缅甸内部的冲突和问题使得美国难以维持与缅甸以往的密切关系,但是美国对缅甸的政策并未改变,美国在缅甸仍然有相当规模的投资。不过她承认,东南亚地区并不处于特朗普政府战略地图的中心。

至于美国为什么没有采取更多的行动阻止缅甸倾向中国,克拉普说,由于地理、历史和文化等原因,美国不可能与缅甸发展出它与中国那样的关系。

昂山素季:缅甸与中国是特别的邻邦关系

昂山素季2011年5月在仰光通过视频参加香港大学百周年对话时谈到了她对缅甸如何发展与中国以及西方国家的关系的看法。当时还被软禁的她说,缅甸可以同时与中国以及西方国家发展友好而又带有各自特殊性的关系。

她说:“中国是缅甸的邻国,中国永远将是缅甸的邻国。我们同中国的关系将会是一个特别的邻邦关系,而我们与一直帮助我们实现民主的西方国家之间的关系将是一 种不同的关系,一种基于民主这个共同价值的友谊。”

这位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当时说,如果她不得不在中国与美国之间选边的话,她得站在人权这一边,因为人权属于世界所有人民。不过,昂山素季自从成为缅甸事实上的领导人之后,因为在罗兴亚穆斯林难民问题上为缅甸政府的做法进行辩护而受到西方国家的普遍批评。


from 博谈网 https://botanwang.com/articles/202001/%E5%89%8D%E7%BE%8E%E9%A9%BB%E7%BC%85%E4%BD%BF%E5%9B%A2%E5%9B%A2%E9%95%BF%EF%BC%9A%E4%B8%AD%E5%9B%BD%E5%B8%8C%E6%9C%9B%E6%8A%8A%E7%BC%85%E7%94%B8%E5%8F%98%E6%88%90%E4%B8%80%E4%B8%AA%E8%A5%BF%E9%83%A8%E7%9C%81%E4%BB%BD.html